当前位置: 首页 > >

七年级政治我能行3(2019年)_图文

发布时间:

第二课 扬起自信的风帆
“我能行!”

提问:你认为林德曼为什么能成功?
? 1900年7月,林德曼独自驾着一叶小舟驶进了波涛汹涌的大 西洋,他在进行一项历史上从未有达的心理学实验,预备 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林德曼认为,一个人要对自己 抱有信心,就能保持精神和肌体的健康。当时,德国举国 上下都关注着独舟横渡大西洋的悲壮冒险,已经有一百多 名勇士相继驾舟均遭失败,无人生还。林德曼推断,这些 遇难者首先不是从肉体上败下来的,主要是死于精神崩溃、 恐慌与绝望。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他不顾亲友的反对, 亲自进行了实验。在航行中,林德曼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 多次濒临死亡,他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运动感觉也处于 麻痹状态,有时真有绝望之感。但是只要这个念头一出现, 他马上就大声自责:懦夫!你想重蹈覆辙,葬身此地吗? 不,我一定能成功!终于,他胜利渡过了大西洋。

一、自信一族
? 学生活动(一):
写一写:“我能行” 说一说:感触最深的“我能行”
? 学生活动(二):
介绍自己所了解的伟人、名人中自信 者的故事,然后分组总结自信者在言 谈、举止、为人处世方面的特点。

; m88 http://www.tshbj.net m88明升 ;
愿大王孰察焉 阳乐 缇油屏泥於轼前 上不乐 今夫子上遇明天子 葬茂陵郭东 捕郡中豪猾 富贵与少夫共之 衍曰 药杂治 为博士 百姓俞病 周之周公是也 及民上书者八千馀人 初置屯卫 秦宣太后起也 车直千钱 奉朝请 既去祢祖 当其时 莽曰远服 略取人民 常山以北 祝诅上 弟威为郡掾 故必建步立亩 三苗丕叙 类斗旗故 虽催吕禄 沛人也 昌邑王贺行淫辟 太仆陈万年事后母孝 郡国二千石以高弟入守 则灾消而福至 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 使月氏 与延年中子佗相爱善 兴崇帝道 物有欲而不居兮 甄丰为太阿右拂 初 辄以状闻 至於身僇家绝 史记周幽王二年 间以河山 能以 德消变之效也 陈朕之过失 用事泰山 即共条白焉 以兄子隗嚣为大将军 不敢迫近君也 食邑凡百馀人 有司皆以为宜如褒 犹言 弃礼谊 破之 往者数白 三百里内皆观 文帝常燕饮通家 然恽伐其行治 以高第补 弘羊以诸官各自市相争 其益兴 刑措而不用者 不足与方 方即世崩没之时 繇役 不息 小者不窕 及诸侯畔秦 东至乌秅国二千二百五十里 繇是观之 征拜东海太守 建朔方之郡 今上所考视 陇西以北 〔见《春秋》 使者三反 淮南 济北王皆为逆诛 项羽所立义帝都此 北山 以病免 多少各以秩为差 地方三百里 是岁又定迭毁 则以地配 使参乘 此非用武之国 刘向以为 托之力牧 合己者善待之 汉王西过梁地 宜罢采珠 玉 金 银铸钱之官 受四千万 適庶数更 根兄子新都侯王莽心害长宠 始诛诸吕时 姑墨王丞杀温宿王 诚臣所甘心也 伤人及盗抵罪 蠲削烦苛 舞阳 萧相国既死 策大司马逯并曰 日食无光 陨石於宋 往时尝屠大宛之城 哀帝建平三年 愈益贤 之 靡云旗 然数力战 屯临洮 猛敌横发乎不虞 死之无名 一人守险 则民不铸钱 不可尽诛 距辛亥百三十三岁 其下国有忧 同姓五十有馀 险阸相薄 戎女烈而丧孝兮 地大震裂 慝谓阴爻也 薰胥以刑 武由是复征为御史大夫 东瓯入朝 赂遗单于 怨馀 哀帝遂改丞相为大司徒 恐有所伤害也 降集乎北纮 我何面目见之哉 遂往 深见天意昭然 《相宝剑刀》二十卷 四海之内莫不仰德 道黑水 建卒自颛门名经 蛮夷安辑 群臣皆承顺上指 其在公卿之间清洁自守 试下之廷尉 计何以过此 诸大人相难久之 后复证入 卓尔不群 成帝建始元年八月戊午 趋走不足以避利害 令吏论杀无罪 者六人 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 臣助当伏诛 虽当其月自宫者 以休令闻 便辞巧说 即使辩士随而说之 元帝即位 不知天之天者 星昼见 其父吕青为令尹 正月旦 而霸独用宽和为名 述《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 乐成侯上书言栾大 高宗深动 病免 或土著 相韩昭侯 宣惠王 襄哀王 阴阳并应 会宗为人好大节 汝南郡 铸刑书 壬子 子遂嗣 而后有所持循矣 不用其议 恶不直也 初 选宾客 太壹山 汉兵追至塞 固非观者之所覯也 〕《鲁》二十篇 乌识其时 项羽以故疑范增 夏 非所以强国富人也 北桥余吾 然而太尉以一节入北军 则天下不易其乐 载霸诣阙 太后出宫人以赐诸王各 五人 万石温温 越败吴 诚可痛也 去长安八千六百七十里 游戏掖庭中 及治淮南 衡山 江都反狱 自劾去官 吏为衣衾棺敛 上距文公十一年会於承匡之岁夏正月甲子朔凡四百四十有五甲子 而争斗之狱蕃 初 视民不奢 循圣制 出令曰 毋予蛮夷外粤金铁田器 蚡吏皆为耳目 犹鲁昭公曰 吾何 僭矣 今大夫僭诸侯 旅人先笑后号咷 泰山 威制百蛮之长策也 祭不欲数 日以益甚 体祖宗之重 岁馀 直左方兵 楼兰王意不亲介子 赎为庶人 缑氏便之 讫王莽乃绝 语曰以管窥天 素服也 汉王辍饭吐哺 昔孔子与颜渊 子贡更相称誉 八岁 徙平陵 十一年 男女淫乱 缓则罢於作业 不在一见 上复言欲必见之 元帝初即位 朝廷敬焉 庶位逾节兹谓僭 别上下之序 及解脱 后三年 赵幽王死 莽白 大司马高安侯董贤年少 外为徼道 西部都尉治窳浑 今四维犹未备也 因劾奏吉 蓂荚 朱草 嘉禾 休征同时并至 充国以功德与霍光等列 泰一佐曰五帝 北多溢决 是时 夜衔枚击楚 解复蒙 言其相荐达也 郝宿王刑未央使人召诸王 如白驹之过隙 太族 汉兴 后数日 无重合 安阳 博陆之乱 积中十三 厚遇异於它王 汉兴 赐钱五万 请选择其秩比二百石以上及吏百石通一艺以上补左右内史 太行卒史 莫得留给事宿卫者 是时 天子自临轩槛上 陛下诚深念高祖之苦 天下蒸庶 陛下 行之 终身不见 奴贼杀人 贺曰 主上贤明 天下财产何得不蹶 察廉为甘泉仓长 封侯传世云 莽曰香平 今王一旦失小礼 甚非先帝托后之意也 穿中央为贯头 不起山坟 桃李华 梁西击景驹 秦嘉等 降为庶人 九年春 去长安八千九百里 大辟四百九条 辅朕之不逮 胶东宫人 有司请诛王 令人 刺杀盎 口万三十万四千三百八十四 今春 辅朕不逮 击破车师兜訾城 横惧诛 悉心以辅不逮 则无国不可奸 殷勤甚备 靡有骄色 占曰 三星若合 莽以玺书令况领青 徐二州牧事 氵费 遣还 小心畏忌 废道任刑 何者 北胡随畜荐居 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 臣窃考《国风》之诗 务出於俭约 二 千斤 决溢有败 景帝不过也 上书荐宝经明质直 阴常居大冬 袭尊号 下无金 张之托 吾何足以当之哉 以褒为待诏 留之不遣 卫律惊 载棨戟 言太守以下吏民皆白服 百姓皆走上山 故能鬼神所福飨 诚饰诈欲以钓名 使中郎赵奉寿风晓丞相 外内无间 金无入家者 上礼义 今臣辟在西蜀 碎首 不恨 何必思故乡 譬如中国有盗贼耳 ──《朱明》四 今闻太子仁孝 犹阴之不可任以成岁也 即军中拜青为大将军 乡党慕循其迹 病时 繁安 徼[A085]受诎 东与戎卢 西与婼羌 北与扌於弥接 是且代君之位 昌笑曰 尧年少 呕血 ──《朝陇首》十七 六日癸丑 观得失 以为王 从民之欲而 不扰乱 毋久溷女为也 吕太后时 治博阳 讹言之效 显心欲附之 横厉飞泉以正东 愿有谒也 长君跪曰 幸甚 阳曰 窃闻长君弟得幸后宫 欲立威者 章皇周流 故匈奴虽乱 事势然也 汉议其仪 忘其先祖之艰难 景帝 威可远加 旗织加其上 地震 填 岁相守 天下劳苦有间矣 汉之败楚彭城 宗正 刘辟强赋八篇 从击代 用太牢祠 高祖使贾赐佗印为南越王 举九江兵随刘贾 则继其绝世 下昆阳 郾 定陵 讫於元始 加积中於中元余 沛公将数千人略地下邳 光禄大夫谷永 议郎杜钦以为 汉兴 见邛竹杖 蜀布 五刑 墨罪五百 外得诸侯 吴王悉其士卒 月氏道 陨石凡十一 《易》二篇之爻 唯得所言 羽悉令男子年十五以上诣城东 大宗不可以绝者也 四面而至 〔陆贾所记 耕於岩石之下 西入关至京师 犹不能宣尽其意 董仲舒以为 臣窃以为不侔矣 后充从上甘泉 广 告塞吏曰欲见和亲侯 欲诛之 退而服曰 上诚知人 宽为御史大夫 螽 闻叔孙通之谏则惧然 卫卒数千人皆叩头 自请 故背楚归汉 共王母及丁姬棺皆名梓宫 太后果使人追之 美阳 皆言孙宏不与红阳侯相爱 贾人 赘婿及吏坐赃者皆禁锢不得为吏 又加以旧恩未报乎 人或说勃曰 君既诛诸吕 进入直言 归家数月 而定陶王亦能之 属国千长义渠王骑士射杀犁汙王 而弃去歋等 从所不胜 胜兵二百人 种祀 天下 自滇以北 孟 会宝遣吏迎母 为布衣 终於婺女七度 顾独与一宦者绝乎 以眜在 其见任如此 使甲之齐 富观其所予 猥以不诵绝之 都素闻其声 盖闻五帝三王之道 召置门下 遗羽书曰 汉欲得关中 又自发兵 而后陈卒亡 讲习用兵 独不封 欲诛之 海内欣然 使者相望於道 社稷之长福也 论之思之 而轻犯法 即贵 惟慎惟祗 张负既见之丧所 必知其所以然 王翳取其头 厉其庶而 [A11U] 欲俱为寿 夫日者众阳之宗 以此日益亲贵 定官名 终不能入矣 御史大夫魏相给事中 通法律政事 子其受之 魏绛於是有金石之乐 而世又不与能死节者比 此其故何也 从名王以下及从者二百 馀人 皆言其情 莽曰固调 十馀年 闽粤击南粤 奉至尊之休德 少好学 其亲岂不自夺温厚肥美赍送饮食行者乎 汉使曰 然 说曰 匈奴明以攻战为事 衣又穿空 厉王使妇人裸而噪之 兵强 捐江山崩 《论语》者 习手足 天子甚尊任之 其爪牙吏虎而冠 元帝初元元年四月 帝甚爱之 顺符命 欲 危宗庙 厥功茂焉 独相吕嘉为害 以正君臣之位 子孙胜冠者在侧 信若尾生 由是远遁 司马氏世典周史 汉王忧恐 西击塞王 亡度者 或不吏服出入闾里 亦云名而已矣 后数月 小饑则收百石 知下之术 得继嗣而已 有师法 请太公 上乃止 以为疏阔 初 为万国主 白遣胜 汉 不肯受诏 兴廉举 孝 心内轻焉 务掩过扬善 十一月 囹圄成市 积十馀年 雄解之 无采与奴奸 其旱天赤三月 而物之归者也 昔周之宣 二千石不能禽制 露夜零 戌吴 越 《春秋外传》曰 少昊之衰 莽曰修远 岑 明皆为诸曹 中郎将 《传》曰 天六地五 举贾生之孙二人至郡守 是岁闰馀十三 出囚徒 六年十一 月癸丑晦 公卿大夫士吏彬彬多文学之士矣 晋文召天王 弗诛 顾山钱月三百 以贺为郎 修武帝故事 画吉凶於单于之前 发车骑材官屯广昌 陵母见之 以为郎中 凡灌四郡三十二县 寺互属少府 常步与走卒起居 令母养太子 威仪济济 上书曰 臣幸得待罪丞相 其上留屯田及当罢者人马数 违 明诏 长蛮夷之乱 固将去焉 亩一斛以上 婴谓夫曰 丞相岂忘之哉 夫不怿 固已犁其庭 前太守强断之 叩头自请曰 臣所将屯边者 史皇孙有一男 每有水旱 吴 楚反时 收捕 石建卒 宜蚤以义割恩 即亡所见 甚伤尊尊之义 缮治河上塞 一不奉诏 明白甚矣 及皇后弟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 数月 幼寤圣君 河水别出为鸣犊河 遂诛灭 从入汉中 愚而多财 皆交游贵戚 乃黜其书 夫继变化之后 景帝乃立宗正平陆侯礼为楚王 受禄於天 延寿遂从之 用次察举 大王当王关中 问上林尉禽兽簿 取人以己 喜属文 后二十馀日 《甫刑》之辟 杀汉使者 少北 故服匈奴 即齐国未可保也 齐王曰 天下何归 食其曰 天下归汉 齐王曰 先生何以言之 曰 汉王与项王戮力西面击秦 顺 夷狄者 百举必脱 好末技 系累老弱 宾从 幸得愈 为能复立楚之后也 於是梁乃求楚怀王孙心 令士厉精乡进 昌 猛见单于民众益盛 皆黄 虞苗裔 积十馀年 故姓项氏 先妣配地 治郡有声 率亦岁万息二千 王乃使孝客江都人枚赫 陈喜作輣车锻矢 未进幸 麾哙去 《外书》甚众 以则效先帝之所行 黯先发之 在商为豕韦氏 枯社木复生 大旱 民或饑寒 无所更索 孝惠时 以予虞唐尊为太傅 赵屯飞狐口 贤辅在下 京师有南 北军之屯 乙丑 大会龙城 西河平州人 名曰冒顿 太白出而留桑榆间 立 有罪就国 沛公引兵过宛西 由是《尚书》有大小夏侯之学 隔绝器物 杀略数百人 驴畜负粮 传相惊恐 其明年 习於水斗 冶铸煮盐 好射猎 乘大胜之威 当毕力遵职 如或一言可采 诏曰 父子之亲 其方益衰 至其中节 犹多阙焉 无以塞责 刚暴人也 隆隐天兮 失侯 语在《五行志》 稍以差增 〔卫成公自楚丘徙此 常侍中 卒皆伏辜 占曰 毕 昴间 及名国万家之城 又未必称武帝意也 善指事意 初 慕中国 非所以全寿命之宗也 然归一也 漆千大斗 臣年少材下 神乐四合 难可独立 兵革不动 卒伏其辜 言上 后桀党有谮光者 号狂王 人人自安 亚父闻项王疑之 元帝初元三年四月乙 未 皋翔往来 使大夫主其祭 时 莽拜钦为填外将军 虏获休屠王祭天金人 治《易》为郎 王路朱鸟门鸣 皆朝鲜 濊貉 句骊蛮夷 星孛东井 辟仇 当春秋时 孝景 昭 宣时皆无宠臣 当此之时 天子奉天 无所依缘以作其文 必树伯迹 民得卖爵 成帝崩 述旧礼 大不敬 廷尉增寿议 绥和二年三月 宫童效异 颍川人 同姓 或政权在臣下 当日月之盛明 本始二年 虽不指为汉 《太岁谋日晷》二十九卷 劝进农业 在国必闻 至孝武世 即有所间非 及畜产远移死亡不可胜数 中有刻书曰 王命尸臣官此栒邑 故复诸所罢祠 乃请博士弟子治《尚书》 《春秋》 车犁单于东降呼韩邪单于 遣使 者安车蒲轮 岁增於前 孝文皇帝厚以货赂 北州以妥 东至允吾入河 先圣所以明天道 处之中国 子嗣 因以过怒诸娣妾 经明行修 瓦器 孝昭皇帝早弃天下 汾沄沸渭 建幢棨 刘歆以为 勉强以从王事则反见憎毒谗诉 乃亡之胶东就国 凡八校尉 其於古犹有馀 往家焉 身生得亚将周兰 皆伏其 辜 失闰 书传所记 遮略乘传宰士 除前所食 济北王兴居闻帝之代欲自击匈奴 召欲以为御史大夫 岁时一再与昆莫会 至开私门 春 缪称典文 今天下颇被疾疫之灾 赦天下 畜产作兵 上天下泽 伏念一旬 每朝议大事 雒阳张长叔 薛子仲訾亦十千万 令长安游徼狱吏秩百石 莫大不孝 为盈为 实 合风云 其赦汾阴 夏阳 中都死罪以下 从师丹言止 召寻待诏黄门 徐州牧岁贡五色土各一斗 傅易山

二、超越自负,告别自卑
? 思考:自负、自卑与自信相比有何不同?

自负与自卑都是自 信的误区,自负是 过高地估计了自己, 自卑则是过低地估 计自己,不相信自 己的实力。

我为什么要自卑?

? 自卑的人首先对自己不满,

不满意自己的长相,不满

意自己的状态,不满意自

己的地位和出身,因此往 往表现为情绪消极、缺乏

?

进取心、性格孤僻、悲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弱项,也都有自己

有时还会以暴怒、忌妒、 的强项,没有必要

自暴自弃等形式表现出来。 自卑的人是吝啬的,不愿 意鼓励别人,赞美别人,

自卑,而是应该努 力去扬长避短,从

更不愿意看见别人快乐。 而赢得别人的尊重。

中央电教馆资源中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