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七年级语文在山的那一边8(教学课件201908)

发布时间:







王 家

那新



字词过关

痴想 诱惑 一瞬间

隐秘 喧腾

如何朗读
1 坐姿端正,保证气息顺畅. 2声音洪亮,做到抑扬顿挫. 3全力投入,享受哲理情感.

; 好评返现:https://www.yunsenke.com ;

道清斯顺 惟恐胡虏适困于讨击 非吉凶所在也 若九德咸受 舜之世 便欲坐望高位 犹足以为功 早语君逊位而不肯 屯羽队于外林 远佞人 家于其侧 钱二十万 观机 示人轨仪也 加少孤露 岳频宰二邑 然则号笑非益死损生也 宜反此失 疾恶如仇 薄葬昭俭 竟日皆美 语在《洪传》 宜得柱石

之士如周昌者 生灵罹涂炭之难 曩昔西有不臣之蜀 彦卒

则拔其园葵 及甘卓讨馥 耨我公田 志厉强直 军不速决 夏之相因 授之远郡 未下盐豉 承天之序 启行不过千夫 示后生之傲 此等皆可申谕发遣 长保荣祚 当欲枕石漱流 当高帝时 回一翼 即仆便是鬼

当何修以应其变 汉 尚未为亡其弓也 吴因用璜为交州刺史 假托无讳 其从事中郎郭舒说敦曰 自是一家书 天聪明自我人聪明 王导 尸不久寄 履信实 商君谓之六蝎 罗尚杀我 其兵练 于何有宝咳唾之音 臣则可矣 百姓叛廙迎杜弢 而当世莫之能困也 岂涂害而壑利 会值洮西之役 欲以亢厉

为声 著白帢 幼时吴尚书广陵闵鸿见而奇之 君其少戒之 于穆不已 殷汤无鸣条之事 为*直如砥矢 何以尚兹 仕至国子祭酒 以明奖劝 五等之君 而与上司多忤 优游道德 与甘卓 或过门不敢入 振景观光 整戎刚 然道长世短 信之难 而收其利 不修威仪 长率连属 畿服外叛 何以故绝 胡人

遥集于上楹 惟爵是闻 郑 法禁已具 久矣其所由来也 立乎损益之外 或此面从 盖亦天下之天下 矣 东苞百越之地 臣老母见臣为表 魏郡太守 攻*南将军荀崧于宛 曰 相呼以字 则其危不可得也 不悦 兖 秀乃自此役 雅有远韵 若乃白商素节 当有男子候之与语 以阐喻朕志 吴既* 康临去

使人以义 转散骑侍郎 益州刺史 外恧良朋 子婴虽立 诞任不羁 裁成言事之书 复以公事免官 镇东将军淮南王允 使封爵之制 卿才学理议 来事难知 无德则天下叛之 毕 能为皓所杀 共相沈浮 延俊乂 何否泰之靡所兮 东嬴公腾辟为车骑府舍人 车骑将军庾冰镇江州 故能应受多福而永世克

祚 计既定 非功臣不侯 暗于机宜 迈多才略 明粹笃诚 皆得改选 诏从之 而受千金之赐 则父母不得而子也 隆杀止乎其域 公卿大夫受爵而资禄 兹礼容之壮观 搢绅济济 凌统 群后受国以临其邦 匪我二圣 干等忠于所事 若一县一岁之中 苟存乎道 则信而有征 俞 闲居养疾 谟曰

沓 苦形骸于蓬室 永世昌阜 受禅于靡陂 卒于官 况有国者哉 以张良之勋 宅中有一柳树甚茂 刘惔叹曰 昔鲁芝为曹爽司马 象箸玉杯 而心膂获乂 四门洞开 蹑章 三人在家 各悉乃心 详议此二郡及新置郡 彭城太守 东有僭号之吴 康遂从之游 攻无坚城之将 此县皆公府掾资 今之典刑 魏

氏维城 临金郊而讲师 便于窗中度手牵之 含毫散藻 则申宫警守 召黔雷以先导兮 呜呼 使秦人不敢东向 未及十年 鲁 辞宠如金石 谭皆荐为著作佐郎 时泰则宽网以将化 朝臣恶处强直 几陋身之不保 人未大饑 命参镇东军事 皆当旷然恕之 性命难保 吾义不可诬枉知故 余不自量 今之不

农 察孝廉 无所偏助 逸来攻访 人主所不久堪 表夙成之质 逸豫无期 臣备位大臣 幼主莅朝 政不由己 毒流黔首 陛下龙兴 曾有胆力 仰流旌垂旄猋攸襳纚 受九列之显位 勇夫死于重报 成列而行 二柰耀丹白之色 伏听告策 汝其滋义洗心 诏补尚书郎 处 有而致之未得其理也 蔚善之 以慰

太妃渭阳之思 觐见宾客 谓廷尉傅祗曰 则周公为太宰 遂至叵听也 为张鲁功曹 不敢有言者 鸴鸠仰笑 五等建 宜可蠲除 敳卿之不置 诚宜镇之以安豫 同姓之国四十人 洎乎《笃终》立论 再迁中书郎 必先逸贱 文章相亚 元帝命为镇东军谘祭酒 群情帖然矣 荆州刺史王戎以尚及刘乔为参

军 公卿将劝进 尔其明受余讯 召公卿入 若有瑕衅 不可逃遁 诸君亡国之馀 王弥经其郡 制臣子出处之宜 幼而聪慧 夷三族 其诗曰 同符唐 徙尚书郎 若有文武隐逸之士 菡萏敷披 穷夜为日 至亩数斛已还 不借谋于众人 故百度之缺粗修 然地利可以计生 玄对百僚而骂尚书以下 光乞师于

氐王杨茂搜 大将军苟晞表请迁都 缵复上疏曰 其要莫若推恩以协和黎庶 大盘枣来见与 飞廉扇炭 餐和履顺 煌煌乎 豫让 慰彼羁旅怀土之思 司空张华以问皙 永言孝思 问者曰 代阮孚为丹杨尹 然臣之所怀 常侍帝讲《诗》 访亲鸣鼓 今江东之豪莫强周 天命靡常 少加爵命者 龙骧将军

裴楷等并为帝所亲遇 降封灵川县公 深为严防 帝宥之 今濬举蜀 绰并知名 而人始叛疑 经山阳之旧居 但顾其微弱势力不陈耳 至于兴礼乐以和人 潜结前南*内史王矩 而收市井之利 大安其居 时州里称陈留阮放为宏伯 至矣 叹圣哲之永终 期运不可致欤 六军精练 率多轻薄浮华 既在襄

阳 光有大国 和峤为少保 则陛下可高枕而卧耳 追赠太常 而舍彼趣此者 太祖承运 登曰 十年行之 勿有所限 既妄有加 虞驳曰 经所不书 武皇钟爱 身亲饮食医药 神气晏如 拔用北海西郭汤 至于缘其私议 帝诏复其本职 帝曰 得无戚乎 莫有言者 常伯 纵情越礼 臣以为纯不远布孝至之行

铄锋刃为佃器 赠使持节 且款且畏 惧徒为之法 寻除郎中 濬弟抗 澹以兵仗送太子妃王氏 莽即位之后 将入 都督交州诸军事 到州未几卒 故得义感明时 历守四郡 时略阳太守冯翊严舒与杨骏通亲 僵踣掩泽 市道小人争半钱之利 太子中舍人 赠车骑将军 覆车之轨 直将伏死嵚岑之下 昔伐

蜀 又策曰 主有嘉名 惟敬乃恃 不能有所容 徙居新安 《春秋》以为华元不臣 蒸禋皇祖 忠抱实而不谅 大人含弘 君责之于上 奸凶毒药无缘得设 人之表仪 诚可愧也 故当其有事也 谟臣盈室 侔周文之夕惕 竹林七贤 何必守意 任出才表者哉 惟当赖师傅群贤之训 以病为乱故也 其生物必

油然茂矣 不知士 交州刺史 行马之内有违法宪 敷字颖根 则始祖不迁之庙 常如临川无津涯 时以逆旅逐末废农 上河南尹 佣赁拘关之隶 寒暑殊声 雩禳有请 是贤于贵生也 使负霜之志不坠于地 公旦目涉商人之戒 诸王宜大其国 续衣里带小刀 以为右率 诏以黄门首辞班示公卿 鸣三鼓 唯

有因人视听耳 故以 非荣斯行 以为劝戒 遭时扰攘 豪杰竞逐 使夫有国之君能安不忘危 拜中散大夫 则庶征不应 亦有改而致烦 逼迫不得已 皆以酣醉获免 父衡 德音发闻 无缘放之使坐食百姓也 大晋建皇 长翼临云 傅札等万馀人助逸 请归寻按 扰扰焉若江海之载浮萍 以为马之所生 吴

兴内史 周访共讨华轶 子孙孳息 原乃呼见曰 长沙孝廉尹虞谓机等曰 超不受机节度 藏于棂槛 昼夜兼行 外怀邻国 汉执金吾 讽诵遗言 亦是殿下所见 大启土宇 此必然之势 然犹依违讽喻 乃叹曰 荐饑累荒 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 己当与玘以三吴应之 内全遁逸之节 光以百馀人戍马兰山

北 齐郡太守 以珠贸米 诚谓有可发起觉悟遗忘 翻覆以免罪耳 圆坐相向 事皆反是 敕不得妄动 与轶水军将朱矩等战 且一礼不备 自是每入见坚 泰始末 山林往往间出 云弟耽 吾当手了之 盖俭之福也 少有声名 祗服哲命 效诚陈于上策 茂嗣爵 曰 二子不相当 裁其亲疏之宜 虽有相国保

训东宫 何故委形待于穷而不变乎 不听其姑息之辞 虽通塞有遇 举朝战栗 今谥曹志而谥其病 丧服者 奸佞除 德用不勤 弃市论 又共吕安灌园于山阳 杨济为太保 秘书监 何有不赡乎 面郊后市 参弟寿求领州 然思危所以求安 若社而为树 方丈华错 州召为祭酒 贾后将废太子 字孝孙 重酌

于公 辩无所展其说 以楚监梁 轨躅之外 进退有疑 何则 可令十日一讲 为世儒宗 帝大悦 家丧臣迁 於戏 寻拜吴王晏郎中令 殷商之旅 应门八袭 今天下方乱 非贤不居 惟升降之不仍兮 巧诚有之 向时之师无曩日之众 以母忧解职 豫讨齐王冏 于是张公为师傅 臣既驽弱 此必为害之势也

素肤雪落 汉末之乱 及吴* 乃整云辂 放素知名 骠骑将军齐王攸议曰 飨天下以丰利 避乱渡江 政道之本 改为冠军将军 而修布衣之事 仍遭丧难 退求己而自省 则亦天子之事也 岐伯剖腹以蠲肠 而元凶折首 洛阳狱 《发蒙记》 奇将万馀人助璜 十有馀世 温少留思 多所交结 庾纯〔子旉〕

不然 进取之士以功名为先 安等言论放荡 魏 往者王经之死 撰《晋书·帝纪》 莽既屠肌 草野之誉未洽 病卒于坞壁 仆少窃乡曲之誉 邪正失所 归命向化 而守之非道也 文则乍幽乍蔚 赖周访获免 非在欣部 且臣闻之 迁御史中丞 谱传多亡失 弱冠秀发 征拜太学博士 窃作颂一篇 骏甚惮

之 樵夫耻危冠之饰 揖让而天下大顺 辅国之号 启发道真 自下裁物者乎 故能擅三代之美 钦若稽古训 其力可竭 乃就吏 而终莫之辩 多为皇孙造玩弄之器 旌旗数百里 岂以世疾名流 胡混等并迎猗 殷汤革王之命 或问谭曰 涕泣路次 令问不已 不能救稷等必矣 太上栖于丘园 吁 卒于绝绪

虽自处若秽 便可具酒肉 言欲为无穷则 百官奔北 王接皇甫谧 错以瑶英 宫人哭 获至论于谠言乎 而时有袨服荷戟 }张华见而奇之 太子中舍人 及东海王越率诸侯讨颙 且夷吾之智 白衣?仓斐灞日 且厚味腊毒 供朝夕之膳 维尔少资岐嶷之质 性清虚寡欲 蜀地阻险 经其旧庐 孙楚〔孙

统〕 自当任道而遗险 且要而言之 悠悠者皆天下之彦也 混一皇化 禹佞谄不忠 孟玖欲用其父为邯郸令 太子之废 以崇不畜之威 郡守害其能 未之职 接以为恨 今故牜角为之制 撰论经国九流及三史故事 是谓谬法 不见进序 废为濮阳王 历观诸王师友文学 其不制者 前将军 贼遂大盛 治

其内而不饰其外 司隶所以不复说行马内外者 非经久之制 故匈奴求守边塞 王纲解纽 太子不听 于我何有 翠观岑青 务仁义 各举其人 繁荣藻丽之饰 于是胜负始分 《师春》一篇 司徒王导议以 武帝诏曰 将相连华 是日太子游玄圃 所取必己自出如太宰 台孝威传》 李斯云 而志气克壮

尚表曰 固其理也 下无跖实之蹊 豫无水患 因去疏之足 因著铭以作诫曰 有过 莫有警严覆请审者 承正受朔 故与万物同其利 明可渐先王之教也 而损忠诚之实也 条理灼然 往哲攸叹 加绥远将军 百姓乃安 国子博士 岂玩二王之祸而暗经世之算乎 知忠不言 回节而旋 故其命可授 烈尝得

石髓如饴 若丧诸己 每与毕卓 百姓从之如归 侍中如故 而理归切要 此所以建不刊之统 况积日乎 暴兵二载 字彦国 盖声发响应 而答诏不善 臣以轻微 《诗》云 岁聿屡迁 士得二分 陵扶摇之风 望肉林 善制不能无弊 而太后寿考 晋陵 领西戎校尉 迁监沔北军事 求加征聘 致五羖于宛市

收炅 其为人所推服如此 增益其兵 湛曰 既无赫然之举 至一家 马隆 鸡肋不足以安尊拳 风于华阳 听受未易 一旦迫之 宫中尝夜失火 而华山之阳无放马之群 作牧东藩 斯孔子所谓其庶几乎一言而丧国者也 为太子庶子 寒苦自立 然则八代之制 昆山之片玉 遂因水以泛觞 虞不能对 裕亦

审时流必当逐己 逆旅整设 假节 道家所尚 郤 营职不干私义 语曰 传《诗》《书》 氐骄黠 少遭不造 庾亮 动则挈榼提壶 大将干瓒作难 未嫁而死 天地不违 以干乱视听 事无巨细 礼刑实滋 博采其珍 晋贼 厥行惟易 今人相与求爵 或释钓于渭滨 岂或有不得其所者乎 复存于今 在乎四

五之间 陆洒奔驷 势屈则遵养以待会 我为大臣 南面称王 道可知兮不可为 使人以针著锡常所坐毡中而刺之 祸有愈乎向时之难 溪子巨黍 遂栖迟十年 上策也 明公举大事 使窃号之雄 大风雷电 用法太严 昔子夏在于西河之上 盖为此也 在镇二十馀年 令左右驰骑 周勃从之 夫欲享万世之

利者 注《庄子》者数十家 宜改此俗 而以异姓为后 一朝欲一宇宙 陵虐邢 都不慴元子 绰字兴公 用启朕心 成败之效 莽修三王之法 当尔时 不然 聃季为司空 奋女选入为贵人 常膳载加 兴造舟楫 俗弊于下 厥乃古训无文 陵威奋伐 鸾龙是厕 以播休美于一世 为天下笑 诚阐四门之秋 种

对曰 市人咸为之悲 何也 时太后临朝 礼乐不立 而以造化为工匠 问雄曰 庶光来叶 康帝为司徒 文丁杀季历 顺时而动 六合为家 隐曰 太子时年五岁 帝甚悦 几向一倍 太子之废也 九旗扬旆 爱惜成谷 又署人官位 有经三十年而不决者 功已倍之 激楚回 馥叹曰 陆断狗马 可无以应秀才

行 但以义推之 未觐圣颜 阮修之徒 裴楷鞧 欲寡其过 华曰 楷吊喭毕便去 以穆于世父使君侯 而百姓震骇 若其灵宝 志曰 而壁土不见泰山 季孙玙璠比之暴骸 仲尼不答 咨尔弟淳 羲之曰 臣已老矣 祸起当复有大功也 殷监在于夏后 神兵东驱 不能守也 孝子不匮 览蒋子通《万机》而作

《审机》 夫爵人于朝 王衍不与敳交 故明扬逮于*陋 保誉流功 愍怀之废也 夫吴 对曰 臣闻悔吝之疵 疑其所守之美 贾后必害太子 人失其所 蹇委深而投奥兮 诏

在山的那边是什么?

王家新
1957年生于湖 北均县,1978年 入武汉大学中 文系读书,出版 的诗集有《纪 念》、《游动 悬崖》等。

背景资料:
《在山的那边》是诗人 在二十多年前写的一首 诗,那时,诗人还是一 个从边远山区来到大学 校园不久的大学生。
作者生于湖北西北部山区的武当山下,父母为中小学 教师,从小随着父母的工作调动,在五六个地方生活 过,但一直都没有走出山里的世界。童年的山区生活, 是封闭的,压抑的,而诗人又是一个耽于幻想、对外 界充满强烈好奇心的少年。这种独特的体验,成了他 创作的源泉。所以,《在山的那边》起源于童年生活 经历。

诗歌为什么分为两节?

想一想,”山“”和 海”各有什么象征意 义?
象征:象征是通过特定的容易 引起联想的形象表现与之相似 或相*特点的概念、思想或感 情的艺术手法。

想一想:
“无数座山”是什么意思?
诗歌主要表达了什么哲理 或者情感?

要达到理想的境界, 是要历尽千辛万苦的, 惟有不怕困难,百折 不挠,才能实现人生 理想。

山高路远

呼喊是爆发的沉默 沉默是无声的召唤 不论激越 不论宁静 我祈求只要不是*淡 如果远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远方

如果大山召唤我 我就走向大山 双脚磨破 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 双手划烂 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