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苗族跳场

农历正月初九,花溪桐木岭跳场是苗族同胞传统的文化节日。

稿件来源: 新华网 (2004-08-23 13:32:43)
  苗族跳花场整采炒 (曹爽 摄)
  农历正月初九,花溪桐木岭跳场是苗族同胞传统的文化节日。与往年相比,今年却有了一些变化,原先在这里跳场的仅是苗族中的一支青苗,今年却增加了另两支红毡苗和花苗。因此,场上不仅有着青衣戴尖帽的青苗,也有披背牌的红毡苗,还有头戴银饰的花苗,吹的芦笙也各有特色。来自孟关、高坡、燕楼、湖潮、花溪等乡镇的苗族同胞两万多人,再加慕名而来的参观者,今年桐木岭苗族跳场格外热闹,超过了历年。
  跳场是苗族同胞认亲家找配偶的社交文化活动。桐木岭跳场最引人注习键端慨目的是“牵养”这种求爱形式,但随着时代变迁,姑娘把彩带系在意中小再巴渗伙腰带上的表达方式只能从表演中看到了。但苗族青年的谈情说爱没有停止,只要细心观察,姑娘小伙邀邀约约,眉来眼去的爱情活动仍在静悄悄的进行,只不过多了些现代的味道。
  前来参加跳场的苗族同胞许多都没有穿苗族服装,尽管穿起了现代的时装但传统民族文化在这里仍然是最耀眼的。一些着现代时装的姑娘在家人帮助下换上艳丽的民族服饰后,一个活脱脱羞答答的苗家姑娘使你看见一种纯洁秀丽的美,身后总是跟着一群拿相机的摄影家和围追的赞美者,可见民族传统文化的魅力是无穷的。我想,如果在这里参加跳场苗族同胞都穿上民族服装的话,其场面是何等的美。

〖信息来源:花溪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更新时间:2011-02-22〗 〖字号:大 中 小〗 〖浏览次数:47〗〖打印本页〗
  2月11日(农历正月初九),苗族同胞传统跳场活动在贵筑街道办事处桐木岭村举行。数千苗族同胞穿戴着节日盛装,欢度这一传统活动。
  据介绍,跳场以男女对歌、苗族同胞认亲家找配偶、赛舞、赛芦笙等为内容社交文化活动。长顺、惠水、清镇、平坝等周边县、市的众多苗族同胞也赶来参加跳场。(禾 程)
  桐木岭苗族跳场,是贵阳地区上百个民族节日中最为隆重的节日活动之一。每逢农历的正月初八到初十,数以万计的苗族同胞,身着节日盛装汇集到这里,举行一年一度的跳场活动。在这个盛大、隆重而又热烈的苗族跳场活动中,各兄弟民族前来参观者多达数万人,是一次民族大团结的盛会。跳场活动,实际上是苗族同胞一年一度的苗族文化博览会。跳场活动不但吸引着众多的民族学家前来调查采访,而且还吸引了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外国专家和国际友人前来考查观光。
  桐木岭跳场,共分三个程序:踩场、跳场、扫场。

即在跳场活动前,首先进行庄严的踩场祭祀活动。正月初八晨,场主们带着香蜡纸烛和供品来到场上,随行的青年们带来长达丈余的青树栽在场坝正中,作为花树。花树上悬挂着写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长条红绸。花树栽好后,紧接着是祭场。一场主站在花树下焚香秉烛,敬献供品,祈求神灵保佑。这时铁炮三响,祭场礼毕。场主从花树下取来金色的芦笙,先演奏传统的《开天辟地》和《诺德仲》这两首芦笙曲。曲毕,场主跃上骏马绕场三周后宣布跳场开始,整个场上芦旋漏糠笙与鞭炮齐鸣。早已等侯在场外的苗家青年男女,个个身着华丽的节日盛服,佩带着雪白的各类银饰,吹奏起金色的芦笙,手拿着美丽的绣帕,在银铃声和芦笙曲中,成双成对地下场,环绕花树按顺时针方向翩翩起舞。

在跳场活动中有不少传统规矩,由各户长者在教育子女时,代代相传至今。
  在跳场过程中,一般都是有目的、有对象地进行。他们的一切活动早已由老人安排好了,如果另有心上人而不服从长辈的安排,也有权去找自己的情人一起跳,长辈们对此也不去干涉。
  通过第一天的跳场,相互若有一定的好感,男青年便会邀请女青年到自己的家里作客。晚上,青年们便陪着客人对唱情歌,向对方表达爱慕之情。在第二和第三天的跳场活动中,如双方情投意合,便在跳场过程中进行庄重的仪式—章签—“牵羊”
  “牵羊”开始,跳场活动便进入高潮。最为壮观的场面出现在花树周围。当某一位姑娘爱上了某一位后生时,便从自己的腰间解下自己亲手绣制的精美腰带,一端栓在后生的腰带上,另一臭只乘端拿在自己的祖欢糊厦手中,后生吹起明快的芦笙曲行于前,姑娘跳起轻盈的舞步跟于后,环绕花树数圈。这一独有的求爱方式与黔东南地区的苗族青年的求爱方式完全不同。贵阳桐木岭的苗族跳场活动是女求男。传说是苗族老人央洛,为了寻找杀死猛虎为其女儿阿克勒报仇的苗族英雄诺德仲而设的一种方法。

扫场是在跳场的最后一天(初十)下午进行。扫场仪式较为简单。下午五时许,大家都知道一年一度的跳场快要结束了,情人们将要分手了,只等来年再来相会。因此,情绪更为高涨,后生们的芦笙吹得更加响亮,姑娘们的舞姿更加洒脱。不一会儿,由场主主持的扫场仪式开始。他站在场地正中高声宣布:到明年的正月初八再来跳场。话毕,场主跃上骏马绕场一周,将花树放下,锯为两节,由另外两名场主各持一节扫场类似武术中对打,同时鸣放鞭炮,扫场结束。
  而青年们在场地上却依依不舍,相互叙说着衷情,互相祝福,互送信物和纪念品,整个坝子里出现了男女青年难舍难分的情景。(张永吉程 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