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恋红梅

金光布袋戏虚拟人物。

梅香坞唯一的经营者,曾与万曙天育有一子。当年因爱子得到失血症,万曙天请来冥医替爱子治疗,可惜失血症在当年仍属绝症,耗费数年之后爱子依旧病亡,恋红梅更是借此把问题怪罪于万曙天和冥医身上,导致万曙天在百般失意下抑郁而终,使恋红梅这一生总是伴随着懊悔与痛苦中度过。

姓名:恋红梅

身份:梅香坞老板娘

归属:中原

组织:梅香坞、玄武真道

初登场: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4集

疾病:与爱子一样,得有失血症

武学:红梅齐绽、绯雨迷离、散华血舞

丈夫:万曙天

儿子:万绍光(光儿)

义子女:万朔夜、聆秋露

追求者:荡神灭

头牌:聆秋露(万朔夜扮)、幻幽冰剑

歌女:柳霞、紫燕、莺莺、燕燕

教宗:靳铅华

圣导:接天岚

导师:祝武娘、傅天行、司马魁宗、风铃一刀声

教众:步清云、恋红梅、魏长卿、释非瘟、乐铭觞

仇敌:冥医(已化解)、独眼龙(已化解)

因为爱子之死,视冥医为仇人,第一次未能击杀,后将其交给万朔夜。曾劝万朔夜放下仇恨,被反问“你能不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12集

梅香坞内

恋红梅:光儿,我不是一个尽职的母亲对吗,你一定很怨恨我,怨我没保护你,怨我将你生在这个世上,却让你受尽了苦楚,是娘亲错了,自一开始,就不该答应让你给那个医生医治

(陷入回忆)

光儿:啊啊啊,好痛,娘亲啊娘亲你在哪里啊

恋红梅:阿娘在这,阿娘在这里陪你啊

光儿:真痛真痛……

恋红梅:再忍耐一下,你很勇敢,再忍耐一下就好了,好了,睡一觉起来就好了,阿娘在这里陪你,眼睛要闭紧,不要睁开哦,马上就会好了,不会再痛了(抽出匕首刺下)啊!

万曙天:你在做什么,你疯了吗,他是我们的儿子啊

恋红梅:就因为他是我们的孩子,你给我放手,放开

光儿:爹亲爹亲,你不要再和娘吵架了,我都有乖乖的吃药,也有给大夫抽血,我会很听你们的话,你们不要在吵架了,好不好

万曙天:好,我们不会吵架,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你好好休息,等一下我们就来陪你,知道吗

光儿:嗯

万曙天: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方才你想要做什么

恋红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没别的解释

万曙天:为什么

恋红梅:我已经受不了了,我没办法再看到他这个模样,每一次的治疗,都比上一次要痛,要折磨,他身上都是抽血留下的伤口,吃下去又吐出来的药里面,全部都是血,我没办法再听到他一边哭一边喊痛,可是,我却只能一再欺骗他,说他一定会好起来,叫他忍耐,我没办法了,你能不能放过我,放过他吧

万曙天:……对不住

恋红梅:道歉有什么用,你不要再带光儿去见那个医生了,不然你就给我讲,那个医生是谁,我自己去给他讲清楚

万曙天:我知道你很心疼光儿,也很知道你照顾他的压力,但只要继续坚持下去,一定能找到医治的方法

恋红梅:我只看到他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痛,我已经不记得他笑起来是什么模样了,他做了什么错事,要受到这种折磨,如果要让他这样日夜煎熬活着,还不如,不如让他早点解脱

万曙天:红梅,你讲的我都想过,见他受苦,我又何尝不心痛,但你也知道,失血症是多难缠的病症,除了那位医生,没人愿意治疗光儿了,就算是非常渺茫的希望,我也不愿放弃,光儿一定会好起来,等到他的病好了以后,我们就能共同来完成你的愿望

恋红梅:三年了,我已经不会再继续做梦的等待奇迹,我唯一的希望,就是陪着光儿,让他平平静静,不再痛苦的渡过他剩下的时间而已,我求你,不要再将我们分开了

万曙天:再试最后一遍,如果病情还是没起色,我们就中止治疗,这样,你能接受吗

(回忆结束)

恋红梅:光儿,结果……你再也没有回来,我连你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18集)

【梅香坞外】
  恋红梅:不祥之风,嗯,下一个来杀我的人,还会是曼邪音吗?或者换成炽阎天,甚至戮世摩罗亲自出手?就算策反失败,我也已经做好完全的准备了。嗯?
  (荡神灭走来)
  恋红梅:<荡神灭!>阿鼻尊怎又来了?……阿鼻尊?
  (荡神灭沉默不语,握拳)
  荡神灭:走!
  恋红梅:嗯?
  荡神灭:马上离开梅香坞,即刻!现在!
  恋红梅:阿鼻尊这是何意?
  戮世摩罗:问的好。我也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戮世摩罗带炽阎天和下属走来)
  荡神灭:啊?帝尊。你们……
  戮世摩罗:这是我的命令吗?炽阎天,你讲我的命令是什么?
  炽阎天:杀掉恋红梅。
  戮世摩罗:背叛修罗国度理应如何?哎哟,真难开口是吗?阿鼻尊,你自己说吧。
  荡神灭:我没背叛修罗国度,之前不会,之后也不会!
  戮世摩罗:这样还不算背叛啊?那麻烦请你解释一下,怎样才叫做是背叛?
  炽阎天:荡神灭,离开吧!(走向恋红梅)你下不了手,让我来。
  (荡神灭突然出手,挡下炽阎天)
  炽阎天:荡神灭!
  荡神灭:私放逆反者,明日,吾会亲自向帝尊请罪。(挡在恋红梅身前)
  恋红梅:荡神灭!
  荡神灭:但今日……荡神灭定要护她周全!喝——荡神灭要保之人,无人可动!就算是你们,我也不会留手!来吧!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19集)

【同族操戈,三尊互敌。荡神灭违反命令,一心袒护身后红影,散入风中的梅香,已成为最致命的杀气。浓烈弥漫,瞬息引爆】
  荡神灭:闪开!
  戮世摩罗:别逼我出手。
  炽阎天:荡神灭,放弃她!
  荡神灭:不可能!
  【受命而战,炽阎天心知留手不得,此战唯有全神全力,荡神灭方能战得心安,战得无所畏惧,用自己的双手,劈开生路】
  恋红梅:红梅齐绽。
  (恋红梅不敌应童律、夔阴师等众魔军齐攻,被夔阴师取得头发)
  【撷发取血已成,夔阴师率先退出战圈外,随即捻诀起咒,恋红梅浑然未觉,已陷致命危机】
  恋红梅:啊…哈…呀…
  荡神灭:住手!
  (转身起掌凝气攻向夔阴师等魔君,背后露出空门而被炽阎天砍了一刀,应童律乘隙给恋红梅一掌,恋红梅受伤,荡神灭打飞应童律接住恋红梅)
  戮世摩罗:原来这就是你对魔世表现忠诚的方式。
  恋红梅:荡神灭…
  (荡神灭不语,将恋红梅背到背上拿布带绑定)
  【自伤处涌出的鲜血,映入恋红梅眼底,是比梅更艳的赤红。染血的阿鼻尊,如同身在阿鼻,更以双手缔造阿鼻】
  荡神灭:我想保住什么人,你们无能阻止。神催意灭!喝!
  戮世摩罗:哦,还有一点头脑。但还不够用。
  炽阎天:现在的他,还过不了!
  戮世摩罗:(收武器,任荡神灭攻击)如果你能闯过,或者再让我出剑,我就放过她!
  【任何言语皆听不入耳,唯有起掌劈开血路,一身豪胆的魔,甘为红颜苦战。纵使前方是难以跨越的高墙,荡神灭犹原无惧】
  戮世摩罗:喝。
  荡神灭:啊(受戮世摩罗一掌)
  恋红梅:荡神灭…
  戮世摩罗:好好执行命令,有这么困难吗?为什么要将自己弄到这种地步?
  炽阎天:帝尊…
  荡神灭:十八…地灭!喝!
  【一声高喝,一招赌注,荡神灭运起毕生魔功修为,一念突破】
  炽阎天:荡神灭!
  荡神灭:我会回来请罪。(背着恋红梅离开)
  戮世摩罗:没看到方才我出剑了吗?(拦住要去追的炽阎天)
  炽阎天:帝尊不追?
  戮世摩罗:他会回到魔世,只要他还有命。
  炽阎天:嗯?
  戮世摩罗:回鬼祭贪魔殿。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19集)

荡神灭:喝呀,到了这里,你就安全了。
  恋红梅:你…还好吗?
  荡神灭:不用担心。
  恋红梅:荡神灭…
  荡神灭:好好休养,我…该离开了。
  (恋红梅拉住荡神灭)
  恋红梅:你要回魔世?
  荡神灭:我必须回去请罪。
  恋红梅:你将我护送离开,回去是死路一条。
  荡神灭:就算这样,我也要回去!
  恋红梅:别回去,跟我走!
  (荡神灭虎躯一震)
  恋红梅:你愿意为我,离开魔世吗?
  荡神灭:我不可能背叛修罗国度。
  (荡神灭方才转身,恋红梅一刀已送入荡神灭背后)
  荡神灭:原来…
  恋红梅:对不住…不能…再死更多的人了…
  【讶异,不解,伴随而来的,是痛彻心扉的顿悟,深刻又无情的一刀,让受刀的魔,想起了一段始终追随不得的梦…】
  <荡神灭:这么冷的天气,还开得如此灿烂,这是什么花?
  恋红梅:这是梅花,越是寒冷,越见坚毅美丽。啊?(回头)你是…
  荡神灭:梅花。>
  <原来终究,是一场梦>
  恋红梅:我已有觉悟…
  荡神灭:喝——(拔出刀)这一刀,会让你,更记得我吗?(转身离开)
  【刀,刺痛了心,划伤了身,击碎了梦,遥想梅林初会,而在梦破碎之刻,也唯有无言告终,保重两字,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