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弗雷德·阿斯泰尔

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1899年5月10日—1987年6月22日),又译作佛雷·亚斯坦,本名菲德利克·奥斯特利兹(Frederick Austerlitz),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美国电影演员、舞蹈家、舞台剧演员、编舞、歌手、制片人。

他在舞台与大银幕上的演出生涯长达76年,在这段期间他参与了三十一部歌舞剧的演出。代表作有《鬼故事》、《狗王擒贼王》等。1950年,获第22届奥斯卡金像奖荣誉奖。1981年,获美国电影协会终身成就奖。1999年,被美国电影学会选为“百年来最伟大的男演员”第5位。

父亲突然被解雇后全家搬到纽约,由此开始姐弟俩的商业性演出。Adele和小弗雷德刚开始被含有敌意地嘲弄,但幸运的是姐弟俩很快凭借各自的的才能获得公众的好评。阿斯泰尔这个名字取于1905年,目的是为了方便姐弟俩准备表演前用歌舞形式做自我介绍。家里人带有传奇色彩地说这个来自于一个姓"L'Astaire"的叔叔。

最终他们的表演成型,并称为少年艺术家表演令人震惊、新颖的音乐足尖舞。在这表演中的前半部分阿斯泰尔穿着燕尾服、戴着一顶大礼帽,在后半部分穿着龙虾套装。这场滑稽的节目于港口城市新泽西的一家实验剧院首演,当地报纸报道说“阿斯泰尔姐弟是歌舞杂耍表演中最杰出的儿童”。一段时间过后,由于小弗雷德能带来教大商业利润,他们获得了一份合同开始在美国巡演,其中包括他们的老家奥马哈。后来由于Adele长得略高阿斯泰尔三英寸,两人的合作开始显得不协调,加上当时童工法的限制,由此全家暂停了演出两年。姐弟俩的表演事业尽管借着运气重新开始,在加入踢踏舞到他们传统舞蹈路线的表演后,两人的表演依旧不断进步。从Aurelia Coccia那里他们学到了由Vernon和Irene Castle引起流行的探戈、华尔兹等多种舞厅舞。在此时弗雷德已开始经常创造新的舞步,尽管在巡演中这些新的舞步被人批评,但弗雷德依旧不断努力完善它们。

1917年,出演带有爱国色彩的时事讽刺剧《Over The Top》标志他们进入百老汇。之后他们参加了许多演出,Heywood Broun对他们1918年的《The Passing Show》评价说“在这个夜晚的表演里有大量优秀舞蹈,弗雷德·阿斯泰尔作为一颗新星升起了,他和他的搭档阿黛尔·阿斯泰尔以优美灵活的舞蹈结束了当晚表演”。在这个时候弗雷德的舞蹈技巧已开始超过他的姐姐,但是此时阿黛尔依旧控制他们舞蹈的节奏,她的活力与幽默吸引了大量关注,而这也有一部分弗雷德细心准备和舞蹈配合的功劳。

有些资料说阿斯泰尔姐弟早在1915年就出演了一部由玛丽·毕克馥主演的电影,但阿斯泰尔姐弟否认了此事。在寻找新的音乐和舞蹈创意时,弗雷德·阿斯泰尔第一次遇到了乔治·戈尔斯温(George Gershwin),而乔治当时在Jerome H. Remick's担任歌曲的宣传者。两人偶尔的会面对两人后来的事业有深远影响。

1932年,由于姐姐阿黛尔与第一个丈夫Charles Cavendish结婚,姐弟俩的组合解散。弗雷德自己在百老汇和伦敦的舞台上与Gay Divorce展开合作,并取得成功。当时弗雷德已开始考虑进入好莱坞。这段合作的结束使得弗雷德有机会扩展他的事业领域。由于没有姐弟组合的一些限制,弗雷德可以设计更浪漫和性感的舞蹈套路,比如和希德·查里丝的合作。

根据好莱坞的传统,雷电华电影公司对阿斯泰尔进行试镜测试,现今已遗失的测试报告上可能写着“无法唱歌。不会表演。头发开始变秃。会跳点舞。”阿斯泰尔与罗杰丝合作影片的制片人Pandro S. Berman表示在30年代他并没有听说这段故事,他在多年后才知道。

1980年,接受ABC的Barbara Walters采访时,阿斯泰尔坚决表示那份报告实际上写的是“不会表演。轻微的秃顶。也会点舞蹈。”不过无论实际如何,这份报告都是令人沮丧的,将阿斯泰尔签到雷电华并委托这测试是的大卫·塞尔兹尼克在1933年的制片场记录里形容它是“恶劣的”。尽管如何,这个事件并没有影响雷电华为阿斯泰尔制定一系列计划,在1933年将他借给米高美,并出演了他好莱坞的处女作,在这部成功的歌舞片《Dancing Lady》中他出演他自己和琼·克劳馥跳舞。回到雷电华后,在1933年《Dolores Del Riovehicle Flying Down to Rio》的演员名单里阿斯泰尔排第五,与罗杰丝排在一起。在《Variety》对该片的评论里,将其成功归结于阿斯泰尔的出演。

在早期的歌舞片中阿斯泰尔有两大重要革新。第一,他坚持演员在表演舞蹈时镜头要保持静止,如果有可能用全景镜头将演员全身拍入镜头。阿斯泰尔曾开玩笑地说“无论摄影机是否跳舞,我是会跳舞的。”阿斯泰尔从1934年的《The Gay Divorcee》开始严守这条策略,直到科波拉在1968年执导的首部歌舞片《Finian's Rainbow》(科波拉甚至在拍摄此片时从剧组开除了Hermes Pan)才被打破。

阿斯泰尔这种连续几段的歌舞与另一位歌舞片巨擘巴斯比·伯克利极具风格的有大量从半空的摄影、快速的镜头剪辑以及用镜头拉近演员身体的某部位,如胳膊和腿。第二,阿斯泰尔坚定地认为歌曲和舞蹈应该被完全合乎逻辑的融合到剧情中。与巴斯比·伯克利只是用歌舞场面制造豪华感不同,阿斯泰尔则使其随着剧情一段段得发生。典型的阿斯泰尔的歌舞片应该包括被他称作“sock solo”的独舞,一段与搭档合作的滑稽舞蹈以及一段温馨浪漫的舞蹈。

Mueller总结罗杰丝的才能时说“罗杰丝之所以在阿斯泰尔所有的搭档里最为出众,原因并不在于她比其他搭档有更为卓越的才能,而是作为一个有经验、知觉的女演员,罗杰丝知道在表演歌舞时对所饰演角色的表演并不能停止……大量女性梦想与阿斯泰尔跳舞是因为罗杰丝的表现使她们感觉与他跳舞是最为浪漫和令人心醉的。”阿斯泰尔谈到这位搭档,他曾说“罗杰丝在与我合作前没有与人搭档过。她故意装作很厌恶它。她无法跟着拍子,她没办法做这做那……但罗杰丝有个人的风格与天赋,并在表演的过程中不断发展它们。她与我合作是如此,以至于别人和我跳舞一旦和她不一样就显得错了。”尽管与罗杰丝的搭档使阿斯泰尔获得巨大成功,但他依旧不希望他的事业与任何一个搭档有太紧密的关系,就像早年与姐姐阿黛尔在舞台上的合作。

阿斯泰尔与雷电华达成协议拍摄一部由自己独自出演的电影,即1937年的《A Damsel in Distress》,但影片上映后并不成功。在此之后他与罗杰丝又接连合作了两部影片,1938年的《Carefree》与1939年的《The Story of VernonandIrene Castle》。当这两部影片没赚到钱后阿斯泰尔离开了雷电华,而在此时罗杰斯留下了,并成为40年代早期片厂最炙手可热的明星。

1949年,两人重新聚在一起拍摄了他们搭档的最后一部影片《金粉帝后》。

在这段时期里的其他搭档还有1940年《第二合唱队》中的宝莲·高黛、1941年《You'll Never Get Rich》与1942年《现在的你最可爱》中的丽塔·海华丝、1943年《TheSky'stheLimit》中的琼·莱斯利、1945年《雅兰黛和大盗》与1946年《齐格菲歌舞团》中的Lucille Bremer。在《齐格菲歌舞团》中阿斯泰尔与另一位歌舞片巨星吉恩·凯利有值得纪念的合作。

1946年的《碧云天》后,阿斯泰尔宣布退出电影圈,之后他把心思集中于他热爱的赛马,并于1947年开办了阿斯泰尔的舞蹈室(该制作室最终于1966年被卖)。1948年,因为《花开蝶满枝》的吉恩·凯利因受伤而无法出演时,阿斯泰尔接替了吉恩·凯利,在影片中与朱迪·嘉兰和安·米勒演对手戏。这次出演使阿斯泰尔重回大荧幕,并在1949年与金格尔·罗杰斯合作了他俩最后一部搭档演出的电影《金粉帝后》。

此后的50年代阿斯泰尔出演了许多的歌舞片:1940年与贝蒂·休顿合作的《Let's Dance》,1951年,与简·鲍威尔合作的《Royal Wedding》,与Vera-Ellen合作了1950年的《Three Little Words》和1952年的《The Belleof New York》,先后在1953年、1957年与希德·查里丝合作了《The Band Wagon》和《Silk Stockings》,1955年,与莱斯利·卡伦合作了《长腿叔叔》,与奥黛丽·赫本合作了1957年的《甜姐儿》。

在25年里阿斯泰尔一共为影迷奉献了30部歌舞片。后来阿斯泰尔宣布他彻底退出歌舞片的演出,将精力放在戏剧的演出上。

狗王擒贼王The Amazing Dobermans (1976) ..... Daniel Hughes

娱乐世界续集 That's Entertainment,Part Ⅱ (1976) ..... Himself (Narrator)

The Lion Roars Again (1975) ..... Himself (uncredited)

娱乐春秋That's Entertainment (1974) ..... Himself - Co-host/Narrator

娱乐世界 / 星光闪闪

That's Entertainment!

摩天大楼失火记The Towering Inferno (1974) ..... Harlee Claiborne

彩虹仙子 Finian's Rainbow (1968) ..... Finian McLonergan

风流女房东 The Notorious Landlady (1962) ..... Franklyn Ambruster

愿长伴我君 The Pleasure of His Company (1961) ..... Biddeford 'Pogo' Poole

On the Beach (1959) ..... Julian Osborne

甜姐儿Funny Face (1957) ..... Dick Avery

玻璃丝袜 Silk Stockings (1957) ..... Steve Canfield

长腿叔叔Daddy Long Legs (1955) ..... Jervis Pendleton Ⅲ aka John Smith

篷车队 The Band Wagon (1953) ..... Tony Hunter

皇家婚礼 Royal Wedding (1951) ..... Tom Bowen

金偻帝后/舞国帝后 The Barkleys of Broadway (1949) ..... Josh Barkley

花开蝶满枝 Easter Parade (1948) ..... Don Hewes

碧云天 Blue Skies (1946) ..... Jed Potter

欢乐饭店 Holiday Inn (1942) ..... Ted Hanover

现在的你最可爱You Were Never Lovelier (1942) ..... Robert 'Bob' Davis

You'll Never Get Rich (1941) ..... Robert Curtis

Broadway Melody of 1940 (1940) ..... Johnny Brett

第二合唱队 Second Chorus (1940) ..... Danny O'Neill

乐天派 Carefree (1938) ..... Tony Flagg

困苦中的年轻女人 A Damsel in Distress (1937) ..... Jerry Halliday

随我婆娑Shall We Dance (1937) ..... Peter P. Peters

海上恋舞Follow the Fleet (1936) ..... Seaman Bake Baker

随舰起舞

欢乐时光Swing Time (1936) ..... John 'Lucky' Garnett

礼帽Top Hat (1935) ..... Jerry Travers

柳暗花明 The Gay Divorcee (1934) ..... Guy Holden

Dancing Lady (1933) ..... Himself

Flying Down to Rio (1933) ..... Fred Ayres

Puttin' On The Ritz

阿斯泰尔总是穿着整齐,即使在晚年也一直是男性时尚指标之一;刻意避开注册商标般的礼帽、白领结和他一直都很厌恶的燕尾服,阿斯泰尔更喜欢订做轻松随性风格的运动夹克、领巾、有色衬衫以及宽松的长裤,长裤上系的则通常是独一无二的旧领带,而不是普通腰带。

1933年,阿斯泰尔第一次结婚,对象是他热烈追求了两年的25岁的菲莉丝·波特(Phyllis Potter,未婚时的姓名是菲莉丝‧李文斯顿‧贝克(Phyllis Livingston Baker,1908-1954),她是一个出生于波士顿的纽约名媛,同时也是埃利菲雷特·诺特·波特三世(1906-1981)的前妻。波特在46岁时因为肺癌过世,不仅结束了两人21年的幸福婚姻,也让阿斯泰尔伤痛欲绝。这让阿斯泰尔萌生退出当时正在拍摄的电影《长腿叔叔》的念头,甚至向电影公司提出了前所未闻的条件:自费赔偿从开拍至今所有的制作费。但他终究决定继续拍摄这部电影,以便将自己的注意力由伤痛上转移开来(也因为波特希望他拍这部戏)。此后,阿斯泰尔一直尽可能地让自己越忙越好。

阿斯泰尔的朋友大卫·尼文是这么形容他:“一个淘气、腼腆,总是有着温暖的心,爱开小男孩般的玩笑的人。”阿斯泰尔一生都热爱高尔夫球和赛马;他的马Triplicate在1946年还曾经拿下好莱坞黄金杯(Hollywood Gold Cup)的冠军。即使在八十多岁时他也一直活跃于运动活动,甚至78岁时还因为踩孙子的滑板玩而跌断了左手腕。他本人对这个事件的看法是这样的:“吉恩·凯利警告我别当个该死的白痴,但我在电视上看到这些孩子做出各式各样的花招,就想要是几年前就有滑板的话我不知道能为电影桥段设计出什么样的舞码来。总之,当时我正在我家车道上练习。”

阿斯泰尔于1980年与女演员转为冠军骑师的萝宾史密斯(Robyn Smith)再婚,女方小他近45岁。史密斯是阿佛列·G·范德彼尔特二世(Alfred G. Vanderbilt II)旗下的骑师。

1987年6月22日,阿斯泰尔因肺炎过世,享年88岁。他被葬于加州切兹沃的橡木纪念公园公墓,他最后的要求是感谢他的影迷们多年来的支持。

其他演员不曾在任何戏剧作品里扮演过阿斯泰尔。长久以来他一直拒绝给予这方面的许可,声称:“无论他们愿意出多少钱─而且出价从没停过─我还是不愿意卖出这类的许可。”阿斯泰尔的遗嘱包括了一项要求永远不希望有任何人扮演他的条款;对此他这么说道:“这条条款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不愿意让我的人生有被误解的机会,毕竟这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

1938年阿斯泰尔受邀请在好莱坞中国剧院门前的水泥地上留下了自己的手印和脚印。

1950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罗杰丝为阿斯泰尔颁发了特别荣誉奖,颁奖词是“为了他独一无二的艺术才华和对歌舞片的巨大贡献”。

1950年阿斯泰尔凭借《Three Little Words》获得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男演员奖。

1958年凭借《An Evening with Fred Astaire》获得艾美奖男演员最佳单人表演。

1959年获得舞蹈杂志奖。

1960年凭借《Another Evening with Fred Astaire》提名艾美奖"Program Achievement"。

1960年因为对电影艺术的杰出贡献获得金球奖西席·地密尔奖。

1961年在由Television Today和Motion Picture Daily举行的评选里当选当年最佳电视表演者,投票成为王中之王。

1965年因对电影艺术的贡献获得乔治奖(The George Award)。

1968年凭借《The Fred Astaire Show》提名艾美奖。

1972年被《Liberty Magazine》评为20世纪的歌舞喜剧巨星。

1973年林肯中心的电影协会专门为阿斯泰尔举办了一场庆祝会。

1975年凭借《The Towering Inferno》获得金球奖、BAFTA与Daviddi Donatello Awards奖最佳男配角奖。

1978年因《A Family Upside Down》获得艾美奖戏剧与喜剧最佳男演员奖。

1978年被美国电视艺术与科学协会授予荣誉奖。

1978年成为肯尼迪荣誉奖章的第一个获得者。

1978年因为对美国戏剧的巨大贡献被美国国家戏剧协会授予国家艺术家奖。

1981年获得美国电影协会终生成就奖。

1987年与Rudolph Nureyev一同获得The Capezio Dance Shoe Award。

1989年在阿斯泰尔去世后,格莱美授予了一个迟来的终生成就奖。

1991年进入舞蹈家名人堂。

2000年阿斯泰尔的孩子Ava Astaire McKenzie为爱尔兰里士满的市民树立的纪念牌揭幕。

2008年6月21日--6月24日,哈佛大学的Oriel College为阿斯泰尔开了场纪念会。

参考资料: 

境界:他的舞蹈似乎不假思索,这些表演看起来好象轻而易举,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他曾说:“跳舞是非常吃力的工作。要跳好一个舞,要创造值得纪念的东西,就得花功夫。一切动作都应有条理。因此,我总是力图熟悉所要跳的舞,这样用不着考虑下一步,手脚就能运动自如。到了这个境界,我就知道我的双脚已完全征服了地板。”

全景和长镜头:在拍摄影片之前,阿斯泰尔和他的舞伴往往要用6周之久的时间来设计每一个舞步和动作。过去出现在画面上的往往只是局部的舞蹈动作。阿斯泰尔却不容这么做。他要观众每时每刻都看到他的全身;他也不允许用任何摄影技巧来夸张处理他的舞蹈,影片一般会用长镜头地记录下他大段的舞蹈。

唱歌:美国许多伟大的流行歌曲作家(如罗姆·柯恩、欧文·柏林、科尔·波特以及乔治·艾雷·格什温George Gershwin等)都要为弗雷德和罗杰斯谱写歌曲。他们喜欢弗雷德的唱法,吐字清楚、毫不矫揉造作。弗雷德在《快活的离了婚的人》一片中,给罗杰斯唱“日以继夜”,就是科尔·波特创作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