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赵恒(宋朝第三位皇帝)

宋真宗赵恒(968年12月23日-1022年3月23日),宋朝第三位皇帝(997年5月8日-1022年3月23日在位),宋太宗赵光义第三子,母为元德皇后李氏  。初名赵德昌,后改名赵元休赵元侃  。

赵恒历封韩王、襄王和寿王,曾任开封府尹。至道元年(995年),被立为太子,改名恒。至道三年(997年),即位为帝  。赵恒即位之初,任用李沆等为相,勤于政事。景德元年(1004年),在主战派寇准等人的劝说下,北上亲征,与入侵的辽军会战于澶渊。当时局势有利于北宋,但因赵恒惧于辽的声势,并虑及双方交战已久、互有胜负,以每年给辽一定银绢(岁币)为条件,于澶渊定盟和解,约为兄弟之国,即为“澶渊之盟”。此后,北宋进入经济繁荣期,史称“咸平之治”。 赵恒在位后期,任王钦若、丁谓为相。二人常以天书、符瑞之说蛊惑朝野,而赵恒也沉溺于封禅之事,广建宫观,劳民伤财,致使社会矛盾加深。

乾兴元年(1022年),赵恒驾崩于延庆殿,年五十五,在位二十五年  。累加谥号为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庙号真宗。葬于永定陵。

赵恒爱好文学,擅长书法。谚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即出自他所撰的《励学篇》  。有《御制集》三百卷传世,今仅存《玉京集》六卷。《全宋诗》录有其诗。

太平兴国八年(983年),被授为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韩王,并改名赵元休。  雍熙三年(986年)七月,改名赵元侃。 

端拱元年(988年),封襄王。  淳化五年(994年)九月,进封寿王,加检校太傅、开封府尹。  开封府政事纷繁,赵恒留心狱讼,裁决轻重,没有不为众人称快的。所以开封的监狱多次空闲,太宗多次下诏褒奖他。 

至道元年(995年),被立为太子,改名赵恒,仍兼开封府尹  。赵恒既非太宗的长子,也不是皇后所生,原本是轮不上他继位的。但其长兄赵元佐因叔父赵廷美之死发疯、二哥赵元僖无疾暴死,他才有幸成为太子。

按照惯例,作为皇太子,赵恒在上殿时的位次在宰相之上,东宫僚属称臣,赵恒都推让不接受。看到辅导自己的太子宾客李至、李沆,他一定先行拜礼,迎来送往都要到宫门外的台阶。 

至道三年(997年)三月,太宗驾崩。太宗驾崩后,赵恒遭遇了由太监王继恩和李皇后(明德皇后)共同谋划的宫廷政变,宰相吕端一力挫败政变,于同月扶立赵恒继位,是为宋真宗。次年,改年号为“咸平”  。

主词条:咸平之治

赵恒即位之初,任用李沆等人为宰相,勤于政事,分全国为十五路,各路转运使轮流进京述职,减免五代十国以来的税赋;他也能注意节俭,因此社会较为安定,给国家创造了一个相对长期和平发展的有利时机。

当时,铁制工具制作进步,土地耕作面积增至5.2亿亩(宋太宗至道二年时,耕地有3亿多亩),又引入暹罗良种水稻,农作物产量倍增,纺织、染色、造纸、制瓷等手工业、商业蓬勃发展,贸易盛况空前,使北宋进入经济繁荣期,史称“咸平之治”。

主词条:澶渊之盟

景德元年(1004年)秋,辽承天太后萧绰、辽圣宗耶律隆绪亲自率领20万大军南下,直逼黄河岸边的澶州(今河南濮阳)城下,威胁北宋的都城东京(汴梁)。警报一夜五传东京,赵恒问计于群臣。当时,参知政事王钦若主张迁都升州(今江苏南京),签署枢密院事陈尧叟主张迁都益州(今四川成都),任职才一月的宰相寇准则厉声反对说:“出这种主意的人应当斩首!”他说:“如果放弃汴京南逃,势必动摇人心,敌人会乘虚而入,国家就难以保全了;如果皇上亲自出征,士气必定大振,就一定能击退敌军。”

此时,告急的边报一日数次不断送到京城,寇准有意扣下,等积到相当数量,才一次转呈给赵恒。赵恒见如许边报全是告急的,便问宰相该怎么办。寇准认为只有立即御驾亲征,毕士安也同意马上动身。十一月二十日(1005年1月3日),赵恒从开封出发,并命李继隆、石保吉担任驾前排阵使。行至半途,传来东京留守、雍王赵元份暴死的驿报,赵恒便命随行的参知政事王旦赶回去负责留守东京。行前,王旦问:“十日不胜,何以处之?”赵恒沉默良久才说:“立太子。”  同月,宋军在澶州前线以伏弩射杀辽南京统军使萧挞凛(一作萧挞览),辽军士气大挫。

到了韦城(今河南滑县东南),赵恒听说辽兵势大,又想退兵。寇准严肃地说:“如今敌军逼近,情况危急,我们只能前进一尺,不能后退一寸。河北我军正日夜盼望陛下驾到,进军将使我河北诸军的士气壮大百倍。后退则将使军心涣散,百姓失望。敌人趁机进攻。陛下恐怕连金陵也保不住了。”赵恒才同意继续进军,渡河进入澶州城,远近各路宋军见到赵恒的黄龙大旗,都欢呼跳跃,高呼“万岁”。真宗在寇准的要求下上城墙鼓舞士气,使得宋军士气大振。萧太后自出兵伊始,便曾经宋降将王继忠之手,多次提出议和。赵恒所派的使者曹利用被怀疑辽朝议和诚意的天雄军守臣留下,萧太后迟迟未等到使者。赵恒亲征后,萧太后见辽军陷入被动,再次请求议和。

赵恒惧于辽的声势,并虑及双方交战已久、互有胜负,便决定再派曹利用出使。曹利用去辽朝签订澶渊之盟之际,赵恒告诉曹利用说:“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算要百万也可以!”寇准知道后,却指着曹利用愤怒地说道:“如果超过30万两,就提人头来见。”

一、辽、宋为兄弟之国,宋为兄,宋尊萧太后为叔母,后世仍以世侄论,使者定期互访。

二、以白沟河为国界,双方撤兵。辽归还宋遂城(今河北徐水)及瀛、莫二州。此后凡有越界盗贼逃犯,彼此不得停匿。两朝沿边城池,一切如常,不得创筑隍城。

三、宋方每年向辽提供“助军旅之费”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即岁币)。至雄州交割。

四、双方于边境设置于榷场,开展互市贸易。(在互市贸易中,北宋所赚的钱远远多于岁币,每年宋朝收益为所供岁币的2.5倍左右,且低价购买许多马匹用于军队装备,在经济上拖垮了辽朝,以致其之后的几十年未能发兵北宋)。

曹利用回到宋朝之后,赵恒急问金额,曹利用不敢直说,只竖起3根指头,赵恒以为是300万两,大惊失声脱口道:“太多了。”过了一会又自我安慰道:“是太多了,但就此把事情了结也好。”等知道是30万时,如释重负,转忧为喜,对曹利用大加赏赐。

澶渊之盟结束了宋辽之间长达二十五年的战争,“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白发长者),不识于戈”,同时也是宋朝向番方交纳岁币换取和平的开始。此后宋辽边境长期处于相对和平的状态。并使宋朝节省了巨额战争开支,岁币(30万)的支出不及用兵的费用(3000万)百分之一,避免了重兵长年戍边的造成的过量徭役和朝廷赋税压力,以较少的代价换取了战争所难以获取的效果。北宋在边境上的雄州(今河北雄县)、霸州(今河北霸州)等地设置榷场,开放交易,促进了宋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利于宋辽的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民族融合。 

主词条:东封西祀

澶渊之盟签订后,赵恒原以为这是一桩值得自豪的功业,很得意了一阵子。不料有一天,大臣王钦若却对他说:“城下之盟,《春秋》耻之。澶渊之举,以万乘之尊而为城下盟,没有比这更耻辱的了!”王钦若的话,本来是要贬低寇凖的,但却同时给爱虚荣的赵恒泼了一盆冷水,从此怏怏不乐。 

王钦若善于察言观色、逢迎邀宠,他看出赵恒既好大喜功,又害怕战争,于是建议赵恒举行封禅大礼。赵恒同意,但又担心宰相王旦将会反对。王钦若自告奋勇,自称说服了王旦。赵恒得知后,心里还是不踏实,就把王旦召来宴饮,饮宴正酣时,命人取出一樽酒来赐给王旦说:“带回去同妻儿一起享用吧!”王旦回家后打开酒樽,发现其中盛的全是美珠,他只得对即将到来的封祀沉默不言。

当伪造天书,一切准备就绪后,赵恒即于十月初正式就道东行。那“天书”被载以玉辂,在前开路;王旦等文武百官随从;还有一大批供役人员,组成了浩浩荡荡的队伍,历时十七天始到达泰山。在山下斋戒三日,始行登山。按照事先拟定的礼注,在山上完成了祭天大典后,第二天又下到社首山行了祭地礼。赵恒改乾封县为奉符县;封泰山神为“天齐仁圣帝”;封泰山女神为“天仙玉女碧霞元君”;在泰山顶唐摩崖东侧刻《谢天书述二圣功德铭》。之后,又是一连串的庆贺活动。总计这次“东封”,包括到曲阜祭孔在内,前后花了四十七天时间,演绎了一场彻彻底底的闹剧,而赵恒也成为中国历史上封禅泰山的最后一位皇帝。这场由王钦若执导、赵恒主演的闹剧虽然暂时结束了,但赵恒并没有停止其“以神道设教”的事业,那些阿谀取悦之徒也仍然不断向他“争奏祥瑞,竞献赞颂”,几至达到“全国上下如病狂热”的地步。三年以后,在一些人的怂恿下,赵恒又到山西汾阳去行“祭祀后土”(又称“西封”)大礼。

天书封祀对真宗一朝的政治和财政产生了重大影响。仅是东封泰山,就耗费八百余万贯;西祀汾阴,耗资更增二十万贯,这还不计亳州之行。营造玉清昭应宫缺少具体的支出记载,但仅雕三座塑像就用去金一万两、银五千两,则二千六百十座建筑的糜费可以想见。倘若将京城景灵宫、太极观和各地宫观都计算在内,其费用之大恐怕不是几千万贯所能打住的。赵恒在位前期,经过近四十年的经济恢复,天下富庶、财政良好;由于装神弄鬼的折腾,几乎把前代的积蓄挥霍殆尽,到其晚年“内之蓄藏,稍已空尽”。  《宋史·真宗纪》评说天书封祀是“一国君臣如病狂”。  明代李贽也说:“堂堂君臣,为此魑魅魍魉之事,可笑,可叹!” 

大中祥符(1008年-1016年)年间以后,赵恒一再热衷“祥瑞”粉饰太平,对朝政兴革却无所用心,听任王钦若、丁谓等“五鬼”参与朝政。他晚年更是神魂颠倒,甚至满口胡话,进入了迷狂状态,朝政大事多由皇后刘氏决断。 

天禧二年(1018年)中秋节,赵恒下诏册立八岁的赵受益为皇太子,改名为赵祯(即宋仁宗)。

乾兴元年(1022年)二月十九日(3月23日),赵恒于东京延庆殿驾崩,享年五十五岁,在位共二十五年。群臣为其上谥号为文明章圣元孝皇帝,庙号真宗。  十月十三日,葬于永定陵;二十三日,附祭太庙。 

天圣二年(1024年),加谥为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 

庆历七年(1047年),再加谥为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 

赵恒在即位之初,广开言路,勤政治国,经济日趋繁荣,史称“咸平之治”。但是与久经沙场的太祖、太宗不同,赵恒性格较为懦弱,缺乏开拓创新的决心和勇气。澶渊之盟签订后,赵恒在政治上没有什么作为,反而致力于封祀之事,粉饰太平,广建宫观,劳民伤财,使得宋王朝的“内忧外患”日趋严重。

恤民免租

咸平元年(998年)四月,发生较大的旱灾。四月初四,赵恒在白鹿山祈祷求雨。四月二十一日,赵恒派使臣检查全国吏民拖欠钱物,全部免除。 

咸平元年(998年),因为定州降冰雹伤害庄稼,赵恒便派使臣予以赈济和抚恤,免除当年租税。 

咸平二年(999年)十月初四,赵恒免除澧州蛮境内归业百姓租税。初九,设置福建路惠民仓。 

咸平五年(1002年)四月初七,赵恒下诏陕西百姓运送北方边境粮草者,免税一半。十七日,命令三司每年考核户口。二十一日,免深州、霸州等九州百姓租税。二十八日,恢复雄州榷场。 

景德元年(1004年)四月,因为溪蛮的战祸已经平息,很多百姓都已经恢复了农业生产,赵恒就免除澧州石门县二年租税。 

考课制度

赵恒在位时,定“州县三课”法,“公勤廉干惠及民者为上,干事而无廉誉、清白而无治身者为次,畏懦贪猥为下。”  宋初,内外官任满一年,为一考,三考为一任。特别对法司之官,既有明确的转官年限,也有严格的考课与回避制度。

岁末赐宴

伏日休务

赵恒“诏自今伏日并休务”,增加了官员伏日的休务假,对官员节日之外的事假也较以前灵活,将祭奠亡亲的私忌假的范围扩大到所有官员,私忌日给假一天,并新创了饯行假。一些节假,不仅只施行于官员,那些为官府服役的工匠也可享受,比如给在福建险恶山路上运送官物的军士以旬假和节假。

从现有史料记载来看,赵恒在位时期官员约一万余人。此外,还有数十万在各级官署中服役的胥吏,以及各级武职人员及其家属。其中,文武官员每年可休传统节假,还有新设假日。 

吏治改革

赵恒在位时期,对吏治进行了改革,积极惩治贪腐人员,提倡廉政。首先,赵恒在告诫百官的《文武七条》中,有一个传诸后世的良好的廉政理念:

清心,要平心待物,不为自己的喜怒爱憎而左右政事。

奉公,要公平正直,自身廉洁。

修德,要以德服人,而不是以势压人。

务实,不要贪图虚名。

明察,要勤于体察民情,不要苛税和刑罚不公正。

勤课,要勤于政事和农桑之务。

革弊,要努力革除各种弊端。

其次,有一整套严谨有效的官员选拔任用制度。宋朝严明赏罚,官员有试用期,试用官员转正要有若干名正式官员保举,按规定,官员不得保举曾犯有贪污罪的官员转正。自然而然,官员的贪污行为也就相应减少了。

最后,建立了一整套监察官员的渎职惩处制度,选拔的标准和职务回避制度。宋朝对监察官员有着严格的规定,甚至监察官违反出巡制度都要遭受处罚。还特别规定了监察官失察,自身贪暴受惩处的制度。对于失察德监察官,赵恒实行严厉的处罚。

宋朝吏部还建立了官员档案,凡犯贪污罪者都记录在案。宋代还规定,这些犯罪者,每次晋级或调动职务时,都要向吏部主动申报自己曾犯过贪污罪,并规定,此类官员不得随意更改姓名。这样的规定,动员了上上下下各方面的监督力量,杜绝了贪污腐败者上升的空间,将他们置于严密的监管体系中,避免其再次腐败。

赵恒对于边事十分谨慎,史称“凡边事,必手诏诘难至十数反。” 

为了抵御辽朝骑兵南下,赵恒采用了太宗时的办法:多开沟渠、多种水田。咸平四年(1001年),在今徐水周边,引鲍河水以“隔限敌骑”。景德元年(1004年),以定州为中心,开挖连接唐河、沙河、界河的运河,有效地限制了敌方骑兵。除了开河渠外,还大力推广一种“方田”,就是在田地内开挖方格式的水渠网。有的水渠达五尺宽,七尺深。

赵恒在开挖河渠的同时,还大置屯田,积粮备战,并启用老将曹彬威慑武将。他还亲自选拔精兵强将,对火兵器也给予了重视。宋军人数从太祖末期的66万人(作战部队35万人),增加到赵恒在位末年的91万人(作战部队43万人),大部分都是这一时期增加的。

赵恒在位时期,户口增加416万户,财政增加12861万,至1021年北宋户口达到867多万户,财政总额已达15085万。人均财富增加3倍多。

赵恒以每年向辽纳白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来收买与辽的和平,定澶渊之盟,这是宋朝向番方纳岁币换取和平的开始,不过为民族关系作出了贡献,同时也开创了宋辽和平发展的局面。

农业

赵恒在位时,铁制工具制作进步,土地耕作面积增至5.2亿亩(太宗至道二年,996年,耕地有3亿多亩),又引入暹罗良种水稻。

手工业

景德年间,专门制作瓷器的地方(原名白崖场)的昌南镇遂改名为景德镇,贸易盛况空前。

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河南虞城富人曹诚在商丘建学舍150间,聚书1500余卷,“博延众生,讲习甚盛”,赵恒赐名“应天府书院”,为中国四大书院之一。同时,赵恒还追封孔子的弟子颜回等10人公爵、曾参等62人为侯爵,先儒左丘明等19人为伯爵。 

赵恒在弘扬道教方面多有所为。自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圣祖(赵玄朗)”降临以后,赵恒便命王钦若、曹谷和张君房整理新道藏。四年后,新道藏基本修成,命名为《宝文统录》。天禧三年(1019年),经增补共计4565卷,抄录了7藏,赵恒重新命名为《大宋天宫宝藏》,此书在道教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他在位时,首先对《老子》《庄子》《列子》等道家核心经典进行了大规模的校勘与雕印颁行,可谓是道教历史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赵恒认为佛教戒律与儒家学说“迹异而道同”,故而应予保护。但他一直把佛教作为外教来看,执守待客之“敬”。当时有人倡议修复早在会昌灭佛时被破坏的龙门石佛,赵恒对此明确反对,指出:“军国用度,不欲以奉外教,恐劳费滋甚也。”

赵恒为鼓励读书人读书科举、参政治国,使得宋朝能够广招贤士,治理好天下,创作《励学篇》,后来成为了著名谚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车马多如簇。” 

富弼:①

王称:宋兴,承五季之馀,天下得离兵革之苦,至真宗之世,太平之治,洽如也。咸平以来,君明臣良,家给人足,刑措不用,契丹请和,示以休息,德明纳款,抚以恩信,于是朝帝陵、封岱宗、祀汾睢、谒亳社,绝代旷典莫不具举,礼乐明备,颂声洋溢,崇本报功以告神明,千载一时,岂不休哉。噫!守成之贤,致治之盛,周成康、汉文景可以比德矣。 

王十朋:我太祖太宗,肇造我宋之家法者也。真宗仁宗至于列圣,守我宋之家法者也。 

脱脱:真宗英悟之主。其初践位,相臣李沆虑其聪明,必多作为,数奏灾异以杜其侈心,盖有所见也。及澶洲既盟,封禅事作,祥瑞沓臻,天书屡降,导迎奠安,一国君臣如病狂然,吁,可怪也。 

朱元璋:真宗亦号贤君,初相李沆,日闻灾异,其心犹存警惕,厥后澶渊郎盟,大臣首启天书以侈其心,群臣曲意迎合,苟图媚悦,致使言祥瑞者相继于途,献芝草者三万余本。 

蔡东藩:澶渊修和,本出真宗本意,观其在道逗留,望敌惊心,一若身临虎口,栗栗危惧。赖寇准力请渡河,敌气少沮。化干戈为玉帛,得以振旅还京,此非寇公之功,乌能至此?王钦若乃以孤注之言,肆其谗间,木朽虫生,仍由真宗胆怯之所致耳。迨至天书下降,举国若狂,欺人欺天,不值一笑。 

赵恒好文学,也是一名诗人,他比较著名的诗有《励学篇》《工鸟学》《七绝》《赐丁谓》《赐王钦若除太子太保判杭州十韵》以及词作《西江月》等等。

有《御制集》300卷  ,今仅存《玉京集》6卷。《全宋诗》录其诗22首  。

作品摘选参考资料  )

赵恒的楷书清新、俊逸、自然。运笔平正,点画厚重,遒劲而不失清秀。用笔劲挺无狂野态,很富书卷气,形意兼得,儒风雅韵,尽脱凡俗。

他的楷书结构紧凑,端庄谨严,有一派雍容的皇家气象。“岳麓书院”的匾据说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陶宗仪在《书史会要》中评其书法“甚得晋人风度,评者以为妙在全备八法。” 

赵恒即位后,把刘娥接到了皇宫,疼爱依旧。刘娥在宫中的地位不断上升,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已经升为德妃。当时郭皇后已经去世,在后宫中,刘娥的地位最高。

刘娥不仅温柔美丽,且生性机敏,通晓书史,对国事也颇具见识。赵恒批阅文件,刘娥常陪伴左右。凡有疑难,刘娥总能提供恰当的建议,深得赵恒信任。在郭皇后去世之后,赵恒有意立刘娥为后,但他也知道刘娥的出身是最大的障碍。在王钦若的建议下,赵恒下决心立刘娥为后。但刘娥为人处事谨慎。当赵恒决定立她为后时,宰相王旦忽然请病假,刘娥担心王旦持反对意见,就劝说赵恒推迟此事。后来王旦上疏表示同意立刘娥为后,这件事情才最终确定下来。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十二月,刘娥被册立为皇后。精明能干的刘娥把后宫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同时在朝政方面能给赵恒以帮助。当赵恒的身体状况日趋恶化时,刘娥开始处理朝廷日常政务,裁定军国大事。另外,刘娥的前夫龚美留在赵恒身边为其效力,龚美改姓刘,与刘娥以兄妹相称。由于刘娥的关系,刘美逐渐掌握了京城军权,成为刘娥最为得力的助手之一。赵恒统治晚期,刘娥权力越来越大,成为实际上的统治者。

刘娥虽受真宗宠爱,但自己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正巧,赵恒看上了刘娥宫里的一个侍女李氏(李宸妃),受到赵恒宠幸的李氏于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产下一子(赵受益,也就是后来的宋仁宗)。当时刘娥还没有被封为皇后,年近四旬的刘娥可能认识到自己不会再有孩子,便接受了李氏的这个孩子,由她和另外一个嫔妃杨氏(章惠皇后)共同抚养,严禁宫人向孩子说明真相。赵恒很宠爱刘娥,默许她抱养李氏之子。刘娥细心地抚育赵受益,母子感情十分融洽。这位皇子从小就叫刘娥大娘娘,叫杨氏小娘娘,一直认为刘娥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直到刘娥去世后,才知道真相。

赵恒年幼时曾登万岁殿,坐上皇帝的宝座,宋太祖赵匡胤对此十分惊奇,摸着他的头问:“天子好做吗?”赵恒回答说:“听从天命罢了。” 

另有版本记载刘妃狸猫换太子后,李氏受冤被打入冷宫而亡,仁宗即位后,刘被封为章献太后,垂帘听政,把握朝政经,刘氏掌权十几年过足了“权力瘾”才安然死去。

但据《宋史》记载,李宸妃先于刘太后逝世,至刘太后死后赵祯方知真相,追尊李氏为皇太后。

据《宋史》载,景德四年(1007年),赵恒入洛阳拜先皇陵,游幸龙门,并亲自赐书刻碑,对龙门风光大加赞赏,留下“高阙巍峨,群山迄逦”“结而为山,融而为谷”“形胜居多,莫灵萃止”等句,此碑称“伊阙铭碑”,与褚遂良所书的“伊阙佛龛之碑”并称龙门书法艺术“双璧”。 

祖父:宋宣祖赵弘殷

父亲:宋太宗赵光义

母亲:元德皇后李氏

汉恭宪王赵元佐,母为元德皇后李氏。

昭成太子赵元僖

商恭靖王赵元份

越文惠王赵元杰

镇恭懿王赵元偓

楚恭惠王赵元侢

周恭肃王赵元俨

崇王赵元亿

妻子

章怀皇后潘氏,宋初名将潘美第八女,于赵恒即位前去世,后追封为皇后。 

章穆皇后郭氏 

章献明肃皇后刘娥,于赵恒去世后垂帘听政,把持朝政十余年,对北宋政局产生重要影响。 

章懿皇后李氏(李宸妃) 

章惠皇后杨氏 

妃嫔

昭静贵妃沈氏  (沈贵妃)

杜贵妃

曹贤妃

陈贵妃

陈贤妃

戴顺容

徐美人

陈才人

儿子

温王赵禔,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禔,追封温王。 

悼献太子赵祐,十岁时夭折,母章穆皇后郭氏。 

昌王赵祇,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祇,追封昌王。 

信王赵祉,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祉,追封信王。 

钦王赵祈,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祈,追封钦王。 

宋仁宗赵祯,生母李宸妃,时为宫人,养母皇后刘娥、淑妃杨氏。 

女儿

惠国公主,早亡,母为李宸妃。 

升国大长公主,初入道,号清虚灵照大师,母为杜贵妃。 

主词条:永定陵

陵墓底部东西宽五十五米,南北长五十七米,高二十一米。周围有建筑遗址的土丘十六个,陵墓四门各有石狮一对。陵前石造像四十八件。东边计十四个石人,2个石羊,两个石虎,两个石马,一个石麒麟,一个石凤凰,一个石象,一个石望柱;西边与东边相同。墓前有一石拜台。

永定陵葬有三位皇后,即章献明肃皇后刘娥、章惠皇后杨氏(杨淑妃)、章懿皇后李氏(李宸妃)。

《东都事略》卷4

《宋史全文》卷5、卷6

《宋史》卷6~卷8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