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商容(商、周历史人物)

商末殷纣王时期主掌礼乐的大臣,著名贤者,因为不满纣王的荒唐暴虐,多次进谏而被黜;一说他曾经试图用礼乐教化纣王而失败,逃入太行山隐居。周武王胜殷之后,欲封其为三公,辞不受,武王遂表商容之闾以示对忠臣贤者的尊敬。

这个故事仅见于《韩诗外传》卷二:“商容尝执羽、籥,冯于马徒,欲以伐(化)纣而不能,遂去,伏于太行。及武王克殷,立为天子,欲以为三公。商容辞曰:‘吾常(尝)冯(凭)于马徒,欲以伐(化)纣而不能,愚也;不争而隐,无勇也;愚且无勇,不足以备乎三公。’遂固辞不受命。君子闻之曰:‘商容可谓内省而不诬能矣!君子哉!去素餐远矣!《诗》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商先生之谓也。” 

大意是说,商容是主管礼乐的大臣,曾经执着跳舞的羽和乐器的籥,跟随着纣王的马夫,想以礼乐教化纣,却失败了。于是离开了殷商,到太行山隐居起来。武王克殷当了天子之后,想封商容为三公。商容推辞说:“我曾经跟随着马夫想教化纣而没能做到,说明我很无能;没有诤谏而归隐山林,说明我很没勇气。无能又无勇,不足以担当三公这个重任。”坚决推辞不肯接受。君子听说这事后评价说:“商容可算是能自我反省而不错误估计自己的能力了,这是真正的君子啊!远远地脱离了吃白饭这个错误了!《诗经》里说‘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就是说商先生这样的人啊!”

《太平御览》卷二百七十六《兵部七·良将下》引《六韬》曰:“兵入殷郊,见太公,曰:‘是吾新君也。’而商容曰:‘非也。其人虎据而鹰峙,威怒自副,见利欲发,进不顾前。’后见武王,曰:‘是新君也,见敌不怒。’” 

《帝王世纪》曰:“商容及殷民观周军之入,见毕公至,殷民曰:‘是吾新君也。’容曰:‘非也,视其为人严乎将有急色,故君子临事而惧。’见太公至,民曰:‘是吾新君也。’容曰:‘非也,视其为人虎据而鹰趾,当敌将众,威怒自倍,见利即前,不顾其后,故君子临众,果於进退。’见周公至,民曰:‘是吾新君也。’容曰:‘非也,视其为人忻忻休休,志在除贼,是非天子,则周之相国也,故圣人临众知之。’见武王至,民曰:‘是吾新君也。’容曰:‘然,圣人为海内讨恶,见恶不怒,见善不喜,颜色相副,是以知之。’” 

《续博物志》卷十曰:“商容与殷民观周师之入。见毕公,曰:‘吾新主也。’容曰:‘非也。其人将有急色。君子临亊而惧。’见太公,曰:‘吾新君也。’容曰:‘非也。其人虎踞而鹰趾,当敌将众,威怒自倍。见利即前,不顾其后。故君子临众,果于进退。’见周公,曰:‘吾新君也。’容曰:‘非也。其为人忻忻行休,志在除贼。是非天子,则周之相国。故圣人临众知之。’见武王,曰:‘吾新君也。’容曰:“然!圣人为海内讨恶,见恶不怒,见善不喜,颜色相副,以是知之。” 

这个故事当是出自《六韬》,为《帝王世纪》、《续博物志》所本。大意是说:

周武王战胜了殷纣王,带兵进入殷商的国郊,商容和殷商的百姓一起观看周的军队进入。

看见毕公高走过来,殷民们说:“这是我们的新国君了!”

商容说:“不是他。看他好像着急的样子,这是位面临大事时心怀畏惧的君子罢了。”

看见太公吕望,殷民们说:“这是我们的新国君了!”

商容说:“不是他。这个人蹲在那里象猛虎,站在那里象雄鹰,面对敌人、率领军队,会有加倍的威严。他看见利益就拼命向前,不顾其后。所以他只是个能统领军队、进退果敢的君子罢了。”

看见周公,殷民们说:“这是我们的新国君了!”

商容说:“不是他。看他的为人很乐意作好事,志在于剪除祸害。他不是天子,也是周的相国,他是个一出现大家就能看出来的圣人!”

看见武王,殷民们说:“这是我们的新国君了!”

商容说:“对,是他!圣人为天下讨伐恶人,看见恶不暴怒,看见善不喜悦,面容和表情相符,因此能知道他就是国君。”

在明代许仲琳写的著名神魔小说《封神演义》中,商容被描写为殷纣王的首相,敢于直谏,后来为了阻止纣王杀害王子殷郊,以死相谏,撞死在九节殿。见该书第九回《九节殿商容死节》。 

乔奇 饰 商容(傅艺伟版《封神榜》)

午马 饰 商容(范冰冰版《封神榜之凤鸣岐山》)

张弓 饰 商容 (张馨予版《封神英雄榜》)

这个是春秋时期齐国的商容,是齐桓公的大臣,被齐桓公派遣到宋国以劝导宋国归附齐国。《管子·小匡》曰:“桓公曰:‘甲兵大足矣,吾欲从事于诸侯。可乎?’管仲对曰:‘未可,治内者未具也,为外者未备也。’故使鲍叔牙为大谏,王子城父为将,弦子旗为理,宁戚为田,隰朋为行;曹孙宿处楚,商容处宋,季劳处鲁,徐开封处卫,晏尚处燕,审友处晋。”房玄龄注:“令此诸贤各处诸侯之国者,所以讽动之令归齐也。” 

《高士传》卷上《商容》曰:“商容,不知何许人也,有疾。老子曰:‘先生无遗教以告弟子乎?’’容曰:‘将语子。过故乡而下车,知之乎?’老子曰:‘非谓不忘故耶?’容曰:‘过乔木而趋,知之乎?’老子曰:‘非谓其敬老耶?’容张口曰:‘吾舌存乎?’曰:‘存。’曰:‘吾齿存乎?’曰:‘亡。’‘知之乎?’老子曰:‘非谓其刚亡而弱存乎?’容曰:‘嘻!天下事尽矣。’” 

故事大意是:

商容,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商容生病了,老子去看望他,问道:“先生没有什么遗教告诉弟子我吗?”

商容说:“正准备对你说呢。过故乡而下车,你知道吗?”

老子说:“不就是说不要忘记故人故乡吗?”

商容说:“过乔木而小步跑,你知道吗?”

老子说:“不就是说要尊敬老者吗?”

商容张开口,说:“我的舌头还在吗?”

“还在。”

“我的牙齿还在吗?”

“没有了。”

“你明白其中的道理吗?”

老子说:“不是说刚强的容易消亡而柔弱的容易生存吗?”

商容说:“哈哈!天下的道理都在这里了!”

《吕氏春秋·不二》里记载“老聃贵柔”,“贵柔”的思想是老子从商容那里学来的,所以《淮南子·缪称训》说:“老子学商容,见舌而知守柔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