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基尼系数

基尼系数(英文:Gini indexGini Coefficient)是指国际上通用的、用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收入差距的常用指标。

基尼系数最大为“1”,最小等于“0”。基尼系数越接近0表明收入分配越是趋向平等。国际惯例把0.2以下视为收入绝对平均,0.2-0.3视为收入比较平均;0.3-0.4视为收入相对合理;0.4-0.5视为收入差距较大,当基尼系数达到0.5以上时,则表示收入悬殊。

基尼指数最早由意大利统计与社会学家Corrado Gini在1912年提出。

赫希曼根据洛伦茨曲线提出的判断分配平等程度的指标。设实际收入分配曲线和收入分配绝对平等曲线之间的面积为 A,实际收入分配曲线右下方的面积为 B。并以 A 除以(A+B)的商表示不平等程度。这个数值被称为基尼系数或称洛伦茨系数。如果 A 为零,基尼系数为零,表示收入分配完全平等;如果 B 为零则系数为 1,收入分配绝对不平等。收入分配越是趋向平等,洛伦茨曲线的弧度越小,基尼系数也越小,反之,收入分配越是趋向不平等,洛伦茨曲线的弧度越大,那么基尼系数也越大。另外,可以参看帕累托指数(是指对收入分布不均衡的程度的度量)。

基尼系数有一个直观的数学含义。假设从总人口中随机抽签出两个人,设他们的收入为

国内不少学者对基尼系数的具体计算方法作了探索,提出了十多个不同的计算公式。山西农业大学经贸学院张建华先生提出了一个简便易用的公式:假定一定数量的人口按收入由低到高顺序排队,分为 n 组。设从第 1 组到第 i 组人口累计收入占全部人口总收入的比重为 wi,则洛伦兹曲线经过点 (i/n, wi)。规定 w0 = 0,wn = 1,则一共得到洛伦兹曲线上的 i = 0, 1, 2, ..., n 共 n + 1 个点。于是可以使用梯形法则对洛伦兹曲线积分,求出面积 B. 而 A + B = 1/2 为直角三角形面积。最后基尼系数 = A / (A + B) = 1 – 2B。增加分组 n 的数量,或采用辛普森积分法能使计算结果更精确。

其具体含义是指,在全部居民收入中,用于进行不平均分配的那部分收入所占的比例。基尼系数最大为“1”,最小等于“0”。前者表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即100%的收入被一个单位的人全部占有了;而后者则表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平均,即人与人之间收入完全平等,没有任何差异。但这两种情况只是在理论上的绝对化形式,在实际生活中一般不会出现。因此,基尼系数的实际数值只能介于0~1之间,基尼系数越小收入分配越平均,基尼系数越大收入分配越不平均。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大于这一数值容易出现社会动荡。 

除了收入基尼系数(Income Gini)之外,还有一种财富基尼系数(Wealth Gini)。其大概算法与收入基尼系数相同,区别在于收入基尼系数的数据是来自于某地区的家庭收入统计,财富基尼系数的数据是来自于某地区的家庭总资产统计。而表现 在基尼系数上则是财富基尼系数往往要显著比收入基尼系数大,其原理也好理解,财富是收入的累计,所以往往更加极端。 

注意,财富基尼系数的实际数值也只能介于0-1之间,但并不意味着任意部分人的财产之和都小于100%,因为存在部分家庭的总资产为负,这一点很明显:欧洲多数国家前80%的就已经占据100%的财富,在美国,后14%的收入为负  ,后36%的收入总和为零。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组织规定:

若低于0.2表示指数等级极低(高度平均);

0.2-0.29表示指数等级低(比较平均);

0.3-0.39表示指数等级中(相对合理);

0.4-0.59表示指数等级高(差距较大);

0.6以上表示指数等级极高(差距悬殊)。

基尼指数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根据黄金分割律,其准确值应为0.382。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指数在0.24到0.36之间,美国偏高,为0.52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基尼系数2012年为0.474,2013年为0.473,2014年为0.469,2015年为0.462,2016年为0.465。

已跨入收入差距悬殊行列,财富分配非常不均。但这个数据存在争论,被很多业内学者质疑。学者岳希明和李实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甘犁主持的报告称其统计样本过小和住户收入所需信息上存在问题  ,所以统计值过大。甘犁随后在2013年1月24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回应相应问题  。2013年2月5日岳希明和李实再次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  ,认为甘犁的回应没有很好地回答大部分的质疑,他们对西南财经大学公开的项目数据进行再次计算,进行再质疑。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认为,西财的基尼系数更像是银行金融资产的基尼系数,而不是收入的基尼系数  。又北京大学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显示2012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9。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该报告称,中国的财产不平等程度在迅速升高:1995年我国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45,2002年为0.55,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的基尼系数为0.462,连续第7年下降,且为有官方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随着五大发展理念指引的中国“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顺利实施,判断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基尼系数有望在未来五年降至国际警戒线以下。 

基尼系数的影响因素包括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文化传统、政治经济制度等。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政策制定者希望以收入分配制度达到何种目标,是注重分配差异的刺激激励作用,还是注重分配政策的调节保障作用。

在现实中,日本是全球基尼系数最低的国家之一。据共同社2013年10月11日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周五公布的2011年调查报告显示,日本国内基尼系数为0.2708,创历史新高。据报道,自1984年以来,日本的基尼系数持续上升,此次调查为0.2708,较2008年的数据增加0.0218,创历史新高。厚劳省认为,收入较低的老年人及单身者家庭的增加导致差距扩大。据悉,基尼系数是国际上用来综合考察一国或地区居民内部收入分配差异状况的一个重要分析指标,基尼系数越接近1就表示收入分配差距越大。在日本,基尼系数的调查每三年左右实施一次,此次是第16次。日本的基尼系数一般在0.25左右,德国为0.3左右,而美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0.4的警戒线。发展中国家基尼系数一般较高,大致在0.4上下  。日本基尼系数较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通过实行高额累进税制“劫富济贫”,高收入群体的最高所得税税率达到75%,一般低收入群体只有15%。美国普通中产阶级的税率大致为15%或25%,比较富有的中产阶级可能要支付35%。但由于超级富豪的投资收入适用的税率不超过15%,比工资收入应缴的税率低不少,因此很多富翁的收入适用的税率远低于一般中产阶级。

在薪酬制度设计上注重薪酬保障作用的日本,薪酬收入差距较小;而注重激励作用的美国,薪酬收入差距往往达数十倍甚至上百倍。其结果是美国经济与社会具有较强的活力和创新力,但社会的割裂和碎片化明显;而日本社会则较为稳定,即使发生如1998年那样的大危机也未产生重大的社会问题,但社会活力和创新力又显得不足。

中国改革开放前的基尼系数为0.16。

2007年已经超过警戒线0.4达到了0.48,当时基尼系数已经是超过了0.5。由于部分群体隐性福利的存在,中国实际收入的差距还要更高。这应该引起高度警惕,否则将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进而造成社会动荡,危及社会主义人民政权。

优点

基尼系数由于给出了反映居民之间贫富差异程度的数量界线,可以较客观、直观地反映和监测居民之间的贫富差距,预报、预警和防止居民之间出现贫富两极分化。因此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同和普遍采用。

缺点

没有显示出来在哪里存在分配不公。

国际间,并无制定基尼系数的准则,一些问题如应否除税项,应否剔除公共援助受益者,应否剔除非本地居民,或应否加入政府的福利,并没有一致性,以至没有比较的准则。

年份

国家统计局(人均可支配收入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净财产)

2000

2001

2002

0.55

2003

0.479

2004

0.473

2005

0.485

2006

0.487

2007

0.484

2008

0.491

2009

0.490

2010

0.481

2011

0.477

2012

0.474

0.73

2013

0.473

2014

0.469

2015

0.462

2016

0.465

表格内数据来源:(1)《2003-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  (2)《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召开<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新书发布会》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该报告称,中国的财产不平等程度在迅速升高:1995年我国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45,2002年为0.55,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2010年,新华社两位研究员指出中国的基尼系数实际上已超过了0.5。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今日在京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为0.61,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

西南财经大学的这份报告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为0.61,城镇家庭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56,农村家庭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60。分地区看,中国东部地区基尼系数为0.59,中部地区的基尼系数为0.57,西部地区为0.55。调查组认为东、中、西部收入差距与其市场经济发达程度密切相关。

但是这份报告引起争议,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岳希明和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教授李实在《华尔街日报》撰文  称统计样本过小、住户收入所需信息上存在问题、以及样本结构不平衡等问题,所以统计结果偏大。甘犁随后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  回应相关问题,指出可用权重调整样本的不平衡等。2013年2月5日岳希明和李实再次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  ,认为甘犁的回应没有很好地回答大部分的质疑,指出西财的调查结果在部分结构上出现缺失,不能通过权重纠正等问题。同时,他们对西南财经大学公开的项目数据进行再次计算,发现不能复制西财的结果,且西财在头尾数据的处理上存在随意性,据此进行进行再质疑。

又北京大学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显示2012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9。 

值得注意的是,养老、退休金收入的差距是造成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占城乡家庭收入差距的25.3%。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约有45%的家庭成员退休后没有任何社会养老保险和离退休工资。 

2013年基尼系数

新华网成都2月24日电 近日,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在“2014中国财富管理高峰论坛”上发布报告。报告指出:2013年资产前10%的中国家庭占有60.6%的资产,同2011年相比下降了3.3%,基尼系数由0.761下降到0.717。 

一、中国居民收入差距持续变大

中国居民收入差距变大,专门用来统计国家或地区的收入差距的统计指标基尼系数显示中国居民收入差距持续变大.基尼系数是反映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居民之间收入差距水平的统计指标。它能反映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收入分配的公平状况。

二、中国基尼系数

1978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317,自1994年开始越过0.4的警戒线(除1999年),并总体趋势逐年上升,2004年超过了0.465。此后,国家统计局不再公布国内的基尼系数。此后的基尼系数大都是经济学者的估计。中国社科院一份报告称,200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496。2010年,新华社两位研究员更判断中国的基尼系数实际上已超过了0.5。

三、中国利益格局情况

从比较大的视野来讨论中国利益格局的问题有三个方面:第一,利益格局的四种形态与三个变量;第二,中国利益格局被扭曲的现状分析;第三,校正利益格局的改革策略。

1.利益格局的政治学含义

首先想对利益格局本身做一个界定。所谓利益格局是指在一定社会和制度环境下形成的以经济效益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社会利益形态,社会利益形态对社会以及社会成员的心理影响极为深刻。为什么说社会利益形态对社会及社会成员产生很深刻的影响,如果一个社会是友善的社会利益形态,是社会良性发展、社会和谐的稳定器;如果是恶劣的社会利益形态,也是社会不稳定甚至动乱的重要根源,所以它对社会和社会成员的影响非常深刻。

利益格局问题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一种以经济问题表现出的政治问题。至少有三个理由:一是经济问题常常和政治问题交织在一起,很难找到利益格局全部属于经济层面的问题,如果利益格局被扭曲或者是良性的,都和政治因素有关;二是即使政治方面的争斗,最终也都与经济效益相关;三是政治因素在解决经济效益方面的问题更具有主导意义和决定意义。从这样三个视角我认为研究利益格局问题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2.影响利益格局的三个变量。

决定利益格局的基本形态,主要有三大要素。一是收入分配制度的合理性;二是公共政策的公平正义性;三是对公权力约束的有效性。这三个因素是决定一个社会是一个良性的利益格局还是恶性的利益格局形态,这三个变量中任何一个变量发生变化都会对其他因素产生深刻的影响。

3.是这三个变量与四种不同的利益格局的内在关系。

这三个变量每一种变量发生变化以后会对整个结构产生影响,三个变量的相互消长可能会造成四种不同的利益格局形态。第一种:良性和谐的社会利益格局,收入分配制度本身比较合理,政府的公共政策能体现公平正义,公权力的行使能够被有效的控制和约束。这三个变量都在合理因素范围之内,整体上就会呈现出一个良性和谐的社会利益格局。我大体想找一个和基尼系数对应的关系,当然这个对应不一定准确,完全是我个人的思考,我认为基尼系数在0.2—0.3的时候就属于良性和谐的社会利益格局。第二种:轻度社会利益格局被扭曲。收入分配制度本身存在一些明显的不合理因素,可能引起社会轻度利益格局的扭曲,但是政府政策的公平公正性不出大问题,公权力的运行能够在一定控制和约束之内,后两个变量是健康的,第一个变量有变化可能会引起轻度的利益格局扭曲,对应基尼系数我认为大体在0.3—0.4左右。这时候主要认为是改革和调整不合理的制度本身。第三种:中度利益格局被扭曲。收入分配制度不尽合理,政府公共政策的公平公正出了问题,但公权力的形势大体能够被有效控制和约束,这个时候对应的基尼系数大体在0.4—0.5之间,这时候重点改革不合理的分配制度和保障公共政策的公平性和公正。第四种:社会利益格局严重被扭曲,三个变量都发生问题,收入分配制度不尽合理,政府公共政策的公平公正出了问题,公权力的形势不能被有效控制和约束,对应的基尼系数在0.5以上,如果到这个阶段,利益格局严重被扭曲的时候就要进行三种要素的全方位的改革。

四、中国利益格局被扭曲的现状分析

1.收入分配制度的不合理的趋势分析。先富目标实现了,共同富裕的目标落空了,四大差距在改革发展中都被放大,贫富、城乡、行业、地区差距都在被放大。90年代初期,在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占GDP的53.4%,到2008年下降到39.4%,在初次分配中把劳动报酬挤压到非常小的空间。二次分配中用于民生的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例依然较低,发达国家在四大支出中是56%—70%,而中国这些年不断增加对民生的投入,2009年占比只有28.8%。

3.公权力的约束制衡的力量缺乏有效的制度保障。我们对公权力很多的约束都没有形成制度框架,实际上中国已经形成三大既得利益集团,灰色权力、灰色资本、灰色暴利泛滥,一夜之间可以获得巨额的灰色暴利变成富翁。这三个变量都出了问题了,基尼系数大概在0.6以上,中国的基尼系数有时候超过0.65,中国的贫富差距扩大严重是共识。

五、校正利益格局的改革策略

面对这样的被严重扭曲的利益格局,校正利益格局要三管齐下,一是尽快出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提高居民消费占国民消费的比例;在二次分配中,要进一步加大民生的投入,提高民生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二是要调整政府公共政策,确保政策的公平公正,改革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为不同类型的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下大决心解决医疗、教育、社保等领域的制度上的不公平因素,使之逐步走向公平公正,要为社会成员提供相对公平的发展环境。三是加强对公权力的约束和监督,遏制“三灰”现象的蔓延,通过反腐败构建一个对公权力有效的制约框架。对党政官员涉猎商业活动的行为进行严格约束,对党政官员的配偶、子女参与商业活动的行为进行严格的约束。取消所有国有企业实际上的行政级别,重新审视中国国有企业的现行领导制度和管理方式,所有国有企业的管理经营者实行市场化,废除官商通吃的制度。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保障全民健康。

六、十二五规划期间缓解或解决收入差距将是中国的一项重要任务

十二五规划经济建设的全面展开,解决中国的贫富差距,缩小收入差距将是中国的一项重要任务。

2009年,世界银行发布了一份数据报告,最高收入的20%人口的平均收入和最低收入20%人口的平均收入,这两个数字的比在中国是10.7倍,而美国是8.4倍,俄罗斯是4.5倍,印度是4.9倍,最低的是日本,只有3.4倍。

全球基尼系数最高的地方是非洲的纳米比亚,亚洲地区的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的基尼系数都超过0.4。2001年以后,中国香港甚至达到0.525,2006年更高达0.533,成为发达国家及地区中,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地区;即使把发展中国家包括在内,中国香港也在全球贫富差距最严重程度中名列前茅,仅次于萨尔瓦多、哥伦比亚、洪都拉斯、智利、危地马拉、巴拿马、巴西、津巴布韦、南非、巴拉圭、玻利维亚、海地、中非共和国、塞拉利昂、博茨瓦纳、莱索托、纳米比亚而排名倒数18位。

国际上,经济学家们通常用基尼指数来表现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财富分配状况。这个指数在零和一之间,数值越低,表明财富在社会成员之间的分配越均匀,反之亦然。

按照联合国有关组织规定:基尼系数若低于0.2表示收入绝对平均;0.2-0.3表示比较平均;0.3-0.4表示相对合理;0.4-0.5表示收入差距较大;0.5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

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指数在0.24到0.36之间,美国偏高,为0.4。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基尼系数都超出0.4。2007年,中国的基尼系数达到了0.415,已超过了0.4的警戒线。

援引新华社和中国经济网2010年5月10日的文章: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认为,中国的收入差距正呈现全范围多层次的扩大趋势。当前中国城乡居民收入比达到3.3倍,国际上最高在2倍左右;行业之间职工工资差距也很明显,最高的与最低的相差15倍左右;不同群体间的收入差距也在迅速拉大,上市国企高管与一线职工的收入差距在18倍左右,国有企业高管与社会平均工资相差128倍。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与贫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实从上世纪80年代起参与了4次大型居民收入调查。他说,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已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2007年的23倍。新华网成都2月24日电 近日,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在“2014中国财富管理高峰论坛”上发布报告。报告指出:2013年资产前10%的中国家庭占有60.6%的资产,同2011年相比下降了3.3%,基尼系数由0.761下降到0.717。

改变现行税制在调节收入分配方面的制度缺陷,完善税收调节体系,使税收调节分配的功能在居民收入、存量财产、投资收益等各个环节得到有效发挥。

针对中国税收调节存在单一、缺失、弱化的状况,建立多税种,立体式、全过程的税收调节体系。要完善税收政策,逐步建立一个综合协调配合,覆盖居民收入运行全过程,以个人所得税为主体,以财产税和社会保障税为两翼,以其他税种为补充的收入分配税收调控体系,运用综合调控手段,加强对高收入阶层的税收调控.

一是加快个人所得税改革,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

二是深化消费税制改革。充分发挥消费税商品课税再分配功能,对必需品适用低税率或免税,对奢侈品适用高税率。

三是可考虑对储蓄存款利息课征的个人所得税采用累进税率,以及开征物业税、遗产税等税种。

把“富民优先”作为经济发展新阶段以及解决基尼系数拉大问题的重大经济政策,对低收入者实施积极的税收扶持政策。

一是完善支持农业发展的税收政策措施。农业的基础地位和弱质产业特性,要求政府在取消农业税之后,进一步在提高农业生产专业化和规模化水平、大力发展农业产业集群、健全现代农产品市场体系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具体讲要对农业生产资料采取更加优惠的增值税税率,降低生产资料价格,减轻农民负担。

二是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使民营经济得到长足发展。中国中小企业在解决社会就业、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三是加大对城镇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的税收支持力度,推进就业和再就业。

四是建议开征社会保障税。

完善配套措施,加大对非常态高收入阶层收入的监管。高收入阶层主要为企业家、影视歌星球星、垄断行业从业者、政府官员“寻租”灰色收入者、非法地下经济暴发户等。建立有效的个人收入监控机制,做好个人所得税税源监控,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基础工作。

一是要加强对垄断收入的监管。

二是要积极推行存款实名制,并逐步创造条件实行金融资产实名制,限制非法收入。

三是对黑色收入和腐败收入、灰色收入、钻各种政策空子所得的非常态收入要采取有效手段加以打击和取缔。

当然,在解决贫富悬殊、化解基尼系数“越警”方面,税收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必须和政府其他宏观经济政策一起共同发挥作用,才能更好地解决中国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问题,从而促进中国经济社会健康和谐发展。

草绿色:少于 0.25

粉绿色:0.25–0.29

浅绿色:0.30–0.34

天蓝色:0.35–0.39

钴蓝色:0.40–0.44

紫色: 0.45–0.49

洋红色:0.50–0.54

橙色:0.55–0.59

朱红色:不少于 0.60

灰色:无资料

以国家作为划分单位的基尼系数区段划分图,越接近紫色,收入越不均。越接近蓝绿色,收入越平均。

根据地区划分,东部地区基尼系数为0.59,中部地区的基尼系数为0.57,西部地区的基尼系数为0.55。可以看出,东、中、西部收入差距与其市场经济发达程度密切相关。

“从各国经济的发展历程来看,高基尼系数是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的常见现象,是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自然结果。西方发达国家在没有进行二次分配的时候基尼系数也很高,比如当时意大利是0.53,美国是0.49,德国是0.5,西方发达国家实施再次分配之后基尼系数是0.3左右。但我们国家的问题是基本上没有二次分配。”甘犁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