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兵书

兵书是中国古代对论述兵法的著作的称谓,后成为军事著作的通称。现存最早的完整兵书是《孙子兵法》。

[book on the art of war] 讲述兵法的书。如《孙子》、《吴子》等。

中国古代对论述兵法的著作的称谓,后成为军事著作的通称。

1.古代军事著作的统称。如《孙子》、《吴子》、《司马法》、《六韬》、《尉缭子》、《三略》等均属兵书。

《汉书·艺文志》:“凡兵书五十三家,七百九十篇,图四十三卷。” 唐 殷文圭 《赠战将》诗:“阵前战马黄金勒,架上兵书白玉签。” 清 李渔 《玉搔头·弄兵》:“孤家,大 明 宗室 朱宸濠 是也,分封 江 右,国号 宁 藩,喜读兵书,颇怀壮志。”

⒉战报。

前蜀 韦庄 《和郑拾遗秋日感事一百韵》:“日覩兵书捷,时闻虏骑亡。”

⒊兵部尚书的简称。

清 褚人获 《坚瓠十集·兵刑侍郎谑》:“ 景泰 中,兵、刑二部僚佐会坐,时 于谦 为兵书, 俞士悦 为刑书。”

⒋指幕友,官署中管兵事的佐助人员。

清 黄六鸿《福惠全书·莅任·驭衙役》:“管驿兵书,大惊失色,遂跪禀曰:‘到任三日后,择吉遣牌视驿,此旧例也。’” 

兵书在哲学、科学史、天文学、气象学、文学、历史学等方面,都有相当高的价值,对今日充满竞争的政治、外交、选才用人、商场角逐、为人处世等,都有着不容低估的指导意义。所以,当今世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日益喜爱和重视中国历代兵书。《中国历代兵书集成》是军内外高级领导干部和高级教研人员案头的必备宝典,也是企业界人士临机决断的必备锦囊,更是广大军事爱好者增长知识的有益读物,它端庄高雅的装帧设计将为收藏家增添光彩。

为发掘中国兵学遗产,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中国社会科学院、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后勤学院、北京图书馆等十多个单位的近百名专家,通力合作,编纂了这部囊括中国古代兵书全部经典著作的《中国历代兵书集成》,其中很多篇章是选自孤本和手抄本,在世界首次刊行,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

曹操在《孙子略解》的自序中曾写道:“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子所著深矣。

唐太宗李世民评论:"朕观诸兵书,无出孙武"

2《吴子》主要总结了战国时期的实战经验,与《孙子》一起并称“孙吴兵法”。非常受到历代军事家的重视。《吴子》一书虽仅五千字左右,但内容十分丰富,是继《孙子》以后又一部体系完备、思想精深、具有重大理论价值的兵学论著,在中国古代兵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后世将孙吴并称,宋代将《吴子》列入《武经七书》,无疑是公允。

3《尉缭子》《尉缭子》一书,对于它的作者、成书年代以及性质归属历代都颇有争议,一说《尉缭子》的作者是梁惠王时的隐士,一说为秦始皇时的大梁人尉缭。一般署名是尉缭子。最早著录于《汉书·艺文志》,此书仍有其时代局限,书中说:“古之善用兵者,……能杀其半,威加海内”,算是一种血腥的屠杀,令人发指。

4《司马法》又称《司马兵法》、《司马穰苴兵法》。相传是姜子牙所写。据《史记·司马穰苴列传》记载,战国初期齐威王命令大臣追述古代的司马兵法,同时也把春秋末期齐景公时的将军司马穰苴的兵法附入其中。《司马法》最早见于《汉书·艺文志》.《司马法》中主要记录了中国古代的军礼和军法,对于礼学研究非常重要,受到历代兵家和史学家的重视

5《六韬》是一部集先秦军事思想之大成的著作,对后代的军事思想有很大的影响,被誉为是兵家权谋类的始祖。司马迁《史记‧齐太公世家》称:“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北宋神宗元丰年间,《六韬》被列为《武经七书》之一,为武学必读之书。《六韬》据传在7世纪传入日本,18世纪传入欧洲,现今已翻译成日、法、朝、越、英、俄等多种文字。

7《唐太宗李靖问对》又称《李卫公问对》该书体裁是传统的问答式,全书共有98次问答。这种体裁结构虽松散,但论及之处颇为广泛,并常旁征博引,对前人军事思想大胆地评说扬弃。虽是问对,却是有问无对,盖唐太宗本是一位娴于骑射、富有疆场战斗经验的马上君主,而李靖又是满腹韬略的军事家,他们之间的问对,往往能相互引发,启迪军事思维。譬如李靖对用兵“奇正”的独到见解,则是与唐太宗思维碰撞之中产生的。

该书的另一特点,是详举战例研究战争的方法,将抽象的军事理论具体化,如该书引用西晋马隆讨伐凉州树机能使用八阵图、偏箱车的战例,得出“正兵古人所重”的结论;或先举理论,再依战例阐明,如李靖对分合作战原则的阐述。该书开史论结合研究军事之先河,影响后世兵书一般都以详举战例为特点。

该书十分重视部队的军事教育与管理。强调将帅要深晓兵法,“教得其道,则士为乐用;教不得法,虽朝督暮责,无益于事矣。”提出训练要由少及多、由简单到复杂,循序渐进,还要根据部队的不同特点,区别对待。

《孙膑兵法》进一步发展了《孙子》和《吴子》的军事思想,是一部具有丰富的军事思想的著作。

2《鬼谷子》

鬼谷子,姓王名诩,春秋时人。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因隐居清溪之 鬼谷,故自称鬼谷先生。

鬼谷子为纵横家之鼻祖,苏秦与张仪为其最杰出的两个弟子〔见《战国策》〕。另有孙膑与庞涓亦为其弟子之说〔见《孙庞演义》〕。

3《纪效新书》,是中国明朝军事家戚继光所著的一部兵书,初撰于嘉靖39年(1560年),共18卷正文加一卷卷首,后戚继光晚年时又加以手校,修订为14卷。全书语言简明通俗,涵盖了兵员选拔、训练、武器、阵法、律令、行营、兵法等多个方面,是戚继光一生征战的心得之作。

4《将苑》该书宋朝称为《将苑》,明朝称《心书》,还称为《新书》。旧题诸葛亮撰。学者普遍认为此书内容大多采自其它的兵书和史书,不是诸葛亮所写,但是其中的某些思想与诸葛亮的军事思想是一致的,因此认为是熟悉诸葛亮的军事思想的后人所伪托。

5《何博士备论》该书从军事角度评论了战国以来著名军事家的成败得失,见解独特。原为二十八篇,已佚亡二篇,今存明穴砚斋抄本、《四库全书》本等。苏轼称:“其论历代所以兴废成败,皆出人意表,有补于世。”

6《握奇经》又称《风后握奇经》、《握机经》、《幄机经》。旧题经文为黄帝的大臣风后所写,周朝的姜太公加以引申,汉朝的公孙弘注解。一般书后还附有佚名的《握奇经续图》和题为晋朝的马隆所述的《八阵图总述》。此书的真实作者和成书年代,难以详考,历来众说纷纭。书中开篇说:“经曰:八阵,四为正,四为奇,余奇为握奇。或总称之。”此为该书名称的由来。

宫本武藏的《五轮书》其实原先并不是一部纯粹意义上的军事作品,五轮书分为土、水、火、风、空五卷。是以各种不同层面上叙述。和不同的视角上来看待问题。被引用在军事上。颇为有效。所以说。被认定为军事参考书籍。但是两者作为兵书来说远不及孙子兵法来的实际。孙子兵法无论在思想上还是精神上还是各个层面上已经把他和军事融会贯通。成为一部用之四海皆准的兵书。

春秋末年出现的《孙子兵法》是历代军事家所推崇学习,运用,并影响至今的兵书,它成为一些国家军人的必修课,军事院校的重要教材,《孙子兵法》共有十三篇,篇名分别是计篇,作战篇,谋攻篇,形篇,势篇,虚实篇,军事篇,九变篇,行军篇,地形篇。九地篇,火攻篇,用间篇。《孙子兵法》通篇闪烁着真理的思想光华,它的贡献不仅仅局限军事领域,而且在其他领域也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

与孙子齐名的还有吴起。《韩非子》中说:战国时孙吴之书遍天下。《吴起兵法》产生于公元前四百多年前。兵法中博大精深的思想内涵,反映在”内修之得,外治武备”的战略指导思想上;“以治为胜”的有素训练中;根据敌情审时度势的打击敌人策略内;看准战机,猛攻敌人薄弱环节里。总之,兵法对当时褚侯间的兼并战争产生了很大的指导作用,由于吴起是大政治家,大法家,因此他军事上的出众才华,却在政绩斐然的光环笼罩下,失去了原来的光彩,变得不为人知了。

中国著名的兵法中,有一部《司马穰苴兵法》,人们认为是齐国大司马穰苴所著。但据《史记》记载,司马穰苴生后约100多年,威王曾召集属下追辑古代的《司马兵法》,并把司马穰苴的论述融汇其中,而成《司马兵法》155篇,传世五篇为仁本,天子之义、定爵、严位、用众。内容大致论述对战争究竟该持何种之态度;“礼,仁,信,义,勇,智”六德为治军思想之核心,作战指导之原则等。

《唐太宗李卫公问对》是一部采用君主提问,臣将回答的形式辑成的兵书。该书对“齐正”、“虚实”、“主客”、“攻守”、“形势”等方面有深刻的论述。“齐正”是《唐太宗李卫公问对》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中心问题,尤其是齐正的运用。

唐代道士李筌所著《神机制敌太白阴经》对后世影响较大。它主张富国强兵,农战结合;强调地利之重要,对要委以重任的大将必须仔细鉴别,慎重对代。

《虎钤经》为宋代许洞撰成。该书继承了《孙子兵法》的朴素军事辩证法和《太白阴经》的唯物自然观,指出天时、地利、人和三大因素中以人为最重要,同时指出“先胜”思想。

中国第一部军事百科性兵书是宋仁宗时,天章阁待制曾公亮和尚书公部侍郎,参知政事丁度等编纂的《武经总要》该书完整地记述了北宋前朝的军事制度,从选将料兵,教育训练,通信侦察,火战水攻,山川河流,道路关隘,武器装备以及历代战例,用兵得失,阴阳占候等方面进行了分类叙述,图文并茂。

据本世纪三十年代兵书学者陆达节的《历代兵书目录》和《中国兵学现有书目》记载,中国历史上有两千多种兵书,流传至今的也有四、五百种。九十年代初,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刘申宁《中国古代兵书总目》收录辛亥革命前的兵书有4221种。

长期以来,史学界对“孙子”究竟指孙武还是孙膑悬而未决。山东临沂考古发现了几百枚竹简,解开了这个谜:《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是各成系统的两部兵书。《孙膑兵法》总结了战国中期极其以前的作战经验,并根据新的形势提出了若干有价值的观点和原则。对战争持慎重态度,强调军队建设讲德行,法制;作战时要有独立指导得能力,将帅间应和睦。除此之外,孙膑还论述了阵法,水战、攻坚战等,它们对孙武的思想都有所发挥。

《黄石公三略》是否黄石公撰写,争议较大,在此不仪。该书是一部从政治与军事关系上论述战胜攻取的兵书,它强调以“道”、“得”、“仁”、“义”、“礼”治国,从保民的目的出发。《黄石公三略》不像前头提到的兵书只注重将帅的作用,而是主张将卒并重。

孙子兵法 孙武 春秋

司马法 司马穰苴 春秋

吴子兵法 吴起 战国

孙膑兵法 孙膑 战国

商君书商鞅 战国

三略黄石公 汉

便宜十六策诸葛亮 蜀

将苑 诸葛亮 蜀

诸葛亮注阴符经 诸葛亮 蜀

兵法辑佚 诸葛亮 蜀

战略辑佚 司马彪

八阵总述 马隆 晋

握奇经 马隆 晋

古今刀剑录 陶弘景 梁

唐李问对李靖 唐

李卫公兵法 佚名 唐

神机制敌太白阴经 李筌 唐

李筌注阴符经 李筌 唐

李筌注孙子兵法 李筌 唐

道德经论兵要义述 王真 唐

儒门经济长短经 赵蕤 唐

射经 王璩 唐

黄帝问玄女兵法 佚名 唐

何博士备论 何去非 宋

权书 苏洵 宋

衡论 苏洵 宋

几策 苏洵 宋

美芹十论 辛弃疾 宋

论阻江为险须藉两淮疏 辛弃疾 宋

九议 辛弃疾 宋

守城录 陈规 宋

百战奇略 刘基 明

兵法心要 刘基 明

乾坤大略 王余佑 明

战略 胡宗宪 明

练兵实纪 戚继光 明

火龙神器阵法 焦玉 明

间书 朱逢甲 清

兵经百言 揭暄 清

曾胡治兵语录 蔡锷 清

与“剿赤军”作战要诀 曾中生

游击战争的要诀 曾中生

与川军作战要点 曾中生

军事知识研究 舒玉璋

追击要点  舒玉璋

连、排、班长须知 红四方面军

连指导员须知 红四方面军

湘军的战术及其对策 红二军团司令部

论持久战 毛泽东

超限战 乔良 王湘穗

长征记 色诺芬 古希腊

海权论 马汉 美国

间接路线战略 利德尔-哈特 英国

沙漠战争规律 隆美尔 德国

战争论 克劳塞维茨 普鲁士 解放军出版社

军队的大脑 沙波什尼科夫 苏联 解放军出版社 1987年7月

战争年代与和平时期的海军 戈尔什科夫 苏联 三联书店 内部发行

总体战 鲁登道夫 德国

孙武的祖先叫妫满,被周王封为陈国国君(陈国在今河南东部和安徽一部分,建都宛丘,今河南淮阳)。公元前672年,陈国内部发生政变,陈太子被杀,孙武的直系远祖陈完受到牵连,逃到齐国,投奔齐桓公。

孙武所著《孙子兵法》,不但是中国最早的兵书,也不仅在军事理论方面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而且在军事哲学方面也堪称民族智慧的结晶。《孙子兵法》的军事思想丰富而深邃,最早涉及战争全局问题,认为“兵者国之大事”,战争胜负不取决于鬼神,而是由政治、经济、天时、地利、人事等多种因素所决定其中,尤其重视“民”对战争的态度,主张修明政治,予民拟利,用亩大而税轻的办法以争取民心。提出“先胜而后求战”,“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争指导思想。在中国和世界军事史上,首次概括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普遍的军事规律。注重全面分析敌我、众寡、强弱、虚实、攻守、进退、奇正等矛盾双方,总结出“以正合,以奇胜”,“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因敌而制胜”等若干至今仍有研究价值的指导原则,具有朴素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因素。

《孙子兵法》为中国古代军事学奠定了基础,对后世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北宋时,《孙子兵法》列为《武经七书》之首,被誉为“兵学圣典”或“兵经”。孙武也成为中国古代军事谋略学的鼻祖,被后世誉为“兵圣”。不但影响了中国,而且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成为国际间最著名的兵学典范之书。《孙子兵法》不仅运用于军事领域,还被推广运用于社会的各个领域,尤其在企业经营管理中得到了广泛的运用。

夫主将之法,务揽英雄之心,赏禄有功,通志于众。故与众同好,靡不成;与众同恶,靡不倾。治国安家,得人也;亡国破家,失人也。

含气之类,咸愿得其志。

《军谶》曰:“柔能制刚,弱能制强。”柔者,德也;刚者,贼也。弱者人之所助,强者怨之所攻。柔有所设,刚有所施;弱有所用,强用所加;兼此四者,而制其宜。端末未见,人莫能知;天地神明,与物推移;变动无常,因敌转化;不为事先,动而辄随。故能图制无疆,扶成天威,匡正八极,密定九夷。如此谋者,为帝王师。故曰:莫不贪强,鲜能守微;若能守微,乃保其生。圣人存之,动应事机。舒之弥四海,卷之不盈怀;居之不以室宅,守之不以城郭;藏之胸臆,而敌国服。《军谶》曰:“能柔能刚,其国弥光;能弱能强,其国弥彰;纯柔纯弱,其国必削;纯刚纯强,其国必亡。”

夫为国之道,恃贤与民。信贤如腹心,使民如四肢,则策无遗。所适如支体相随,骨节相救;天道自然,其巧无间。军国之要,察众心,施百务。危者安之,惧者欢之,叛者还之,怨者原之,诉者察之,卑者贵之,强者抑之,敌者残之,贪者丰之,欲者使之,畏者隐之,谋者近之,谗者覆之,毁者复之,反者废之,横者挫之,满者损之,归者招之,服者居之,降者脱之。获固守之,获阨塞之,获难屯之,获城割之,获地裂之,获财散之。敌动伺之,敌近备之,敌强下之,敌佚去之,敌陵待之,敌暴绥之,敌悖义之,敌睦携之。顺举挫之,因势破之,放言过之,四网罗之。得而勿有,居而勿守,拔而勿久,立而勿取。为者则己,有者则士。焉知利之所在?彼为诸侯,己在天子,使城自保,令士自处。

世能祖祖,鲜能下下;祖祖为亲,下下为君。下下者,务耕桑,不夺其时;薄赋敛,不匮其财;罕徭役,不使其劳;则国富而家娭,然后选士以司牧之。夫所谓士者,英雄也。故曰:罗其英雄则敌国穷。英雄者,国之干;庶民者,国之本。得其干,收其本,则政行而无怨。

夫用兵之要,在崇礼而重禄。礼崇,则智士至;禄重,则义士轻死。故禄贤不爱财,赏功不逾时则下力并而敌国削。夫用人之道,尊以爵,赡以财,则士自来;接以礼,励以义,则士死之。

夫将帅者,必与士卒同滋味而共安危,敌乃可加。故兵有全胜,敌有全因。昔者良将之用兵,有馈箪醪者,使投诸河,与士卒同流而饮。夫一箪之醪,不能味一河之水,而三军之士思为致死者,以滋味之及己也。《军谶》曰:“军井未达,将不言渴;军幕未办,将不言倦;军灶未炊,将不言饥。冬不服裘,夏不操扇,雨不张盖。”是谓将礼。与之安,与之危,故其众可合而不可离,可用而不可疲;以其恩素蓄,谋素合也。故蓄恩不倦,以一取万。

《军谶》曰:“将之所以为威者,号令也;战之所以全胜者,军政也;士之所以轻战者,用命也。”故将无还令,赏罚必信;如天如地,乃可御人;士卒用命,乃可越境。

夫统军持势者,将也;制胜破敌者,众也。故乱将不可使保军,乖众不可使伐人。攻城则不拔,图邑则不废;二者无功,则士力疲弊。士力疲弊,则将孤众悖;以守则不固,以战则奔北。是谓老兵。兵老,则将威不行;将无威,则士卒轻刑;士卒轻刑,则军失伍;军失伍,则士卒逃亡;士卒逃亡,则敌乘利;敌乘利,则军必丧。

《军谶》曰:“良将之统军也,恕己而治人,推惠施恩,士力日新,战如风发,攻如河决。”故其众可望而不可当,可下而不可胜。以身先人,故其兵为天下雄。

《军谶》曰:“军以赏为表,以罚为里。”赏罚明,则将威行;官人得,则士卒服;所任贤,则敌国震。

《军谶》曰:“贤者所适,其前无敌。”故士可下而不可骄,将可乐而不可忧,谋可深而不可疑。士骄,则下不顺;将忧,则内外不相信;谋疑,则敌国奋。以此,攻伐则致乱。夫将者,国之命也。将能制胜,则国家安定。

《军谶》曰:“将能清,能净;能平,能整;能受谏,能听讼;能纳人,能采言;能知国俗,能图山川;能表险难,能制军权。”故曰,仁贤之智,圣明之虑,负薪之言,廊庙之语,兴衰之事,将所宜闻。将者,能思士如渴,则策从焉。夫将,拒谏,则英雄散;策不从,则谋士叛;善恶同,则功臣倦;专己,则下归咎;自伐,则下少功;信谗,则众离心;贪财,则奸不禁;内顾,则士卒淫。将有一,则众不服;有二,则军无式;有三,则下奔北;有四,则祸及国。

《军谶》曰:“将谋欲密,士众欲一,攻敌欲疾。”将谋密,则奸心闭;士众一,则军心结;攻敌疾,则备不及设。军有此三者,则计不夺。将谋泄,则军无势;外窥内,则祸不制;财入营,则众奸会。将有此三者,军必败。

无虑,则谋士去;将无勇,则吏士恐;将妄动,则军不重。将迁怒,则一军惧。《军谶》曰:“虑也,勇也,将之所重;动也,怒也,将之所用。”此四者,将之明讠戚也。

《军谶》曰:“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军谶》曰:“香饵之下,必有悬鱼;重赏之下,必有死夫。”故礼者,士之所归;赏者,士之所死。招其所归,示其所死,则求者至。故礼而后悔者士不止;赏而后悔者士不使。礼赏不倦,则士争死。

《军谶》曰:“兴师之国,务先隆恩;攻取之国,务先养民。”以寡胜众者,恩也。以弱胜强者民也。故良将之养士,不易于身;故能使三军如一心,则其胜可全。

《军谶》曰:“用兵之要,必先察敌情:视其仓库,度其粮食,卜其强弱,察其天地,伺其空隙。”故国无军旅之难而运粮者,虚也;民菜色者,穷也。千里馈粮,民有饥色;樵苏后爨,师不宿饱。夫运粮百里,无一年之食;二百里,无二年之食;三百里,无三年之食,是国虚。国虚,则民贫;民贫,则上下不亲。敌攻其外,民盗其内,是谓必溃。

《军谶》曰:“上行虐,则下急刻;赋敛重数,刑罚无极,民相残贼;是谓亡国。”

《军谶》曰:“内贪外廉,诈誉取名;窃公为恩,令上下昏;饰躬正颜,以获高官;是谓盗端。”

《军谶》曰:“群吏朋党,各进所亲;招举奸枉,抑挫仁贤;背公立私,同位相讪;是谓乱源。”

《军谶》曰:“强宗聚奸,无位而尊,威无不震;葛藟相连,种德立恩,夺在位权;侵侮下民,国内哗喧,臣蔽不言;是谓乱根。”

《军谶》曰:“世世作奸,侵盗县官,进退求便,委曲弄文,以危其君;是谓国奸。”

《军谶》曰:“吏多民寡,尊卑相若,强弱相虏;莫适禁御,延及君子,国受其咎。”

《军谶》曰:“善善不进,恶恶不退;贤者隐蔽,不肖在位;国受其害。”

《军谶》曰:“枝叶强大,比周居势;卑贱陵贵,久而益大;上不忍废,国受其败。”

《军谶》曰:“佞臣在上,一军皆讼;引威自与,动违于众;无进无退,苟然取容;专任自己,举措伐功;诽谤盛德,诬述庸庸;无善无恶,皆与己同;稽留行事,命令不通;造作其政,变古易常;君用佞人,必受祸殃。”

《军谶》曰:“奸雄相称,障蔽主明;毁誉并兴,壅塞主聪;各阿所以,令主失忠。”

故主察异言,乃睹其萌;主聘儒贤,奸雄乃遁;主任旧齿,万事乃理;主聘岩穴,士乃得实;谋及负薪,功乃可述;不失人心,德乃洋溢。

夫三皇无言而化流四海,故天下无所归功。帝者,体天则地,有言有令,而天下太平;群臣让功,四海化行,百姓不知其所以然。故使臣不待礼赏;有功,美而无害。王者,制人以道,降心服志,设矩备衰,四海会同,王职不废。虽有甲兵之备,而无斗战之患。君无疑于臣,臣无疑于主,国定主安,臣以义退,亦能美而无害。霸者,制士以权,结士以信,使士以赏;信衰则士疏,赏亏则士不用命。

《军势》曰:“出军行师,将在自专;进退内御,则功难成。”

《军势》曰:“使智、使勇、使贪、使愚:智者乐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贪者邀趋其利,愚者不顾其死;因其至情而用之,此军之微权也。”

《军势》曰:“无使辩士谈说敌美,为其惑众;无使仁者主财,为其多施而附于下。”

《军势》曰:“禁巫祝,不得为吏士卜问军之吉凶。”

《军势》曰:“使义士不以财。故义者,不为不仁者死;智者,不为暗主谋。”

主,不可以无德,无德则臣叛;不可以无威,无威则失权。臣,不可以无德,无德则无以事君;不可以无威,无威则国弱,威多则身蹶。

故圣王御世,观盛衰,度得失,而为之制;故诸侯二师,方伯三师,天子六师。世乱,则叛逆生;王泽竭,则盟誓相诛伐。德同势敌,无以相倾,乃揽英雄之心,与众同好恶,然后加之以权变。故非计策,无以决嫌定疑;非谲奇,无以破奸息寇;非阴谋,无以成功。

圣人体天,贤者法地,智者师古。是故《三略》为衰世作:“上略”设礼赏,别奸雄,著成败;“中略”差德行,审权变;“下略”陈道德,察安危,明贼贤之咎。故人主深晓“上略”,则能任贤擒敌;深晓“中略”,则能御将统众;深晓“下略”,则能明盛衰之源,审治国之纪。

人臣深晓“中略”,则能全功保身。夫高鸟死,良弓藏;敌国灭,谋臣亡。亡者,非丧其身也,谓夺其威,废其权也。封之于朝,极人臣之位,以显其功;中州善国,以富其家;美色珍玩,以说其心。夫人众一合而不可卒离,威权一与而不可卒移。还师罢军,存亡之阶。故弱之以位,夺之以国,是谓霸者之略。故霸者之作,其论驳也。存社稷罗英雄者,“中略”之势也;故世主秘焉。

夫能扶天下之危者,则据天下之安;能除天下之忧者,则享天下之乐;能救天下之祸者,则获天下之福;故泽及于民,则贤人归之;泽及昆虫,则圣人归之。贤人所归,则其国强;圣人所归,则六合同。求贤以德,致圣以道。贤去,则国微;圣去,则国乖。微者危之阶,乖者亡之征。

贤人之政,降人以体;圣人之政,降人以心。体降可以图始,心降可以保终。降体以礼,降心以乐。所谓乐者,非金石丝竹也;谓人乐其家,谓人乐其族,谓人乐其业,谓人乐其都邑,谓人乐其政令,谓人乐其道德。如此,君人者乃作乐以节之,使不失其和。故有德之君,以乐乐人;无德之君,以乐乐身。乐人者,久而长;乐身者,不久而亡。

释近谋远者,劳而无功;释远谋近者,佚而有终。佚政多忠臣,劳政多怨民。故曰,务广地者荒,务广德者强,能有其有者安,贪人之有者残。残灭之政,累世受患;造作过制,虽成必败。

舍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顺;逆者乱之招,顺者治之要。

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道者人之所蹈,德者人之所得,仁者人之所亲,义者人之所宜,礼者人之所体;不可无一焉。故夙兴夜寐,礼之制也;讨贼报仇,义之决也;恻隐之心,仁之发也;得己得人,德之路也;使人均平,不失其所,道之化也。

出君下臣,名曰命;施于竹帛,名曰令;奉而行之,名曰政。夫命失,则令不行;令不行,则政不正;政不正,则道不通;道不通,则邪臣胜;邪臣胜,则主威伤。

千里迎贤,其路远;致不肖,其路近。是以明王舍近而取远,故能全功尚人,而下尽力。

废一善,则众善衰。赏一恶,则众恶归。善者得其祐,恶者受其诛,则国安而众善至。

众疑,无定国;众惑,无治民。疑定惑还,国乃可安。

一令逆,则百令失;一恶施,则百恶结。故善施于顺民,恶加于凶民,则令行而无怨。使怨治怨,是谓逆天;使仇治仇,其祸不救。治民使平,致平以清,则民得其所,而天下宁。

犯上者尊,贪鄙者富,虽有圣王,不能致其治。犯上者诛,贪鄙者拘,则化行而众恶消。清白之士,不可以爵禄得;节义之士,不可以威刑胁。故明君求贤,必观其所以而致焉。致清白之士,修其礼;致节义之士,修其道。而后士可致,而名可保。

夫圣人君子,明盛衰之源,通成败之端,审治乱之机,知去就之节。虽穷,不处亡国之位;虽贫,不食乱邦之禄。潜名抱道者,时至而动,则极人臣之位;德合于己,则建殊绝之功。故其道高,而名扬于后世。

圣王之用兵,非乐之也,将以诛暴讨乱也。夫以义诛不义,若决江河而溉爝火,临不测而挤欲堕,其克必矣。所以优游恬淡而不进者,重伤人物也。夫兵者,不祥之器,天道恶之,不得已而用之,是天道也。夫人之在道,若鱼之在水;得水而生,失水而死。故君子者常畏惧而不敢失道。豪杰秉职,国威乃弱;杀生在豪杰,国势乃竭;豪杰低首,国乃可久。杀生在君,国乃可安;四民用灵,国乃无储;四民用足,国乃安乐。

贤臣内,则邪臣外;邪臣内,则贤臣毙。内外失宜,祸乱传世。

大臣疑主,众奸集聚;臣当君尊,上下乃昏,君当臣处,上下失序。

伤贤者,殃及三世;蔽贤者,身受其害;嫉贤者,其名不全。进贤者,福流子孙,故君子急于进贤,而美名彰焉。

利一害百,民去城郭;利一害万,国乃思散。去一利百,人乃慕泽;去一利万,政乃不乱。

黄石公本为秦汉时人,后得道成仙,被道教纳入神谱。《史记.留侯世家》称其避秦世之乱,隐居东海下邳。其时张良因谋刺秦始皇不果,亡匿下邳。与下邳桥上遇到黄石公。黄石公三试张良后,授与《太公兵法》,临别时有言:“十三年后,在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公即我矣。”张良后来以黄石公所授兵书助 汉高祖刘邦夺得天下,并于十三年后,在济北谷城下找到了黄石,取而葆祠之.后世流传有《黄石公素书》和《黄石公三略》二书,盖为后人托名所作。

张良得“天书”,“天书”是黄石公所赠。这段故事在我县古邳流传最广,大人、小孩都会讲,可是要问起黄石公的姓名和身份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据传,黄石公是秦始皇父亲的重臣,姓魏名辙。始皇父亲庄襄公死后,轮到秦始皇坐朝当政,他独断专行,推行暴政,忠言逆耳,听不进忠臣元老的意见;魏辙便挂冠归隐,策马离开朝廷。秦始皇听说魏辙走了,想想一来自己还年轻,虽已登基,但立足未稳,身边需要人辅佐;二来魏辙是先皇老臣,如若走了会让天下人笑话自己无容人之量。于是就带亲信人马追魏辙到骊山脚下,用好言好语千方百计挽留,魏辙决心已定,一个劲不愿回去。后来,他就隐居在邳州西北黄山北麓的黄华洞中,因人们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就称他为黄石公。

黄石公虽然隐居,但内心一直忧国忧民,就把一生的知识与理想倾注在笔墨上。按现代人的说法,他既是文学家,也是思想家、军事家、政治家,神学和天文地理知识也相当丰富。他著的书有《内记敌法》、《三略》三卷,《三奇法》一卷,《五垒图》一卷,《阴谋行军秘法》一卷,《黄石公记》三卷,《略注》三卷,《秘经》三卷,《兵书》三卷,《阴谋乘斗魁刚行军秘》一卷,《神光辅星秘诀》、《兵法》一卷,《三监图》一卷,《兵法统要》三卷、《备气三元经》二卷,还有《地镜八宅法》、《素书》等作品。

书写好后,他就四处寻找合适人物,目的是委托重任,以实现他为国效力的意愿。

一日,黄石公在圯上(圯,即桥)与张良相遇,便以拾鞋(即古书上说的纳履)方式试张良,看到张良能屈人所不能屈,忍人所不能忍,知道他胸怀开阔,将来必有一番抱负,绝非是人下之小人,遂以《素书》相赠。此书共一千三百三十六言,分原始正道、求人之志、本道、宗道、遵义、安礼六篇。书中语言明贵,字字精当,张良爱不释手,秉烛细读,大悟大彻,心领神会,要不多天,便把一本《素书》从头到尾背得滚瓜烂熟。

后来,张良做了刘邦的谋士,佐高祖定天下、兴汉邦,大部分运用《素书》中的知识。久而久之,这段故事越传越神,《素书》也就被后来人说成了“天书”。

诸葛亮(181—234年),字孔明,号卧龙,琅邪阳都(今山东沂南南)人。三国时期蜀国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战略家。

诸葛亮于汉灵帝光和四年(181年)出生于琅邪阳都的一个官吏之家。诸葛氏是琅邪的望族,先祖诸葛丰曾在西汉元帝时做过司隶校尉(卫戍京师的长官)。见“不奉法度”者,即严惩不贷。他曾上书汉元帝,表达其“不待时而断奸臣之守,悬于都市,编书其罪”的决心,并痛斥“苟合取容,阿党相为,念私门之利,忘国家之政”的小人之举。他的这种人品和气质,对诸葛氏家族影响很大。诸葛亮的父亲是诸葛珪,字君贡,在东汉末做过泰山郡丞。

原有文集廿五卷,多散佚,现有《诸葛亮集》。中华书局辑校的《诸葛亮集》中,汇有诸葛亮存世的一些军事著述。

军有七禁:一曰轻,二曰慢,三曰盗,四曰欺,五曰背,六曰乱,七曰误,此治军之禁也。

若期会不到,闻鼓不行,乘宽自留,回避务止,初近而后远,唤名而不应,军甲不具,兵器不备,此谓轻军。有此者斩之。

受令不传,传之不审,以惑吏士,金鼓不闻,旌旗不睹,此谓慢军。有此者斩之。

食不廪粮,军不部兵,赋赐不均,阿私所亲,取非其物,借货不还,夺人头首,以获功名,此谓盗军。有此者斩之。

若变易姓名,衣服不鲜,金鼓不具,兵刃不利磨,器杖不坚,矢不着羽,弓弩无弦,主者吏士,法令不从,此谓欺军。有此者斩之。

闻鼓不行,叩金不止,按旗不伏,举旗不起,指麾不随,避前在后,纵发乱行,折兵弩之势,却退不斗,或左或右,扶伤举死,因托归还,此谓背军。有此者斩之。

出军行将,士卒争先,纷纷扰扰,军骑相连,咽塞道路,后不得前,呼唤喧哗,无所听闻,失行乱次,兵刃中伤,长将不理,上下纵横,此谓乱军。有此者斩之。

屯营所止,问其乡里,亲近相随,共食相保,呼召不得,越入他伍,干误次第,不可呵止,度营出入,不由门户,不自启白,奸邪所起,知者不告,罪同一等,合人饮食,阿私所受,大言惊语,疑惑吏士,此谓误军。有此者斩之。

山陵之战,不仰其高;水上之战,不逆其流,草上之战,不涉其深;平地之战,不逆其虚,此兵之利也。故战斗之利,唯气与形也。

有制之兵,无能之将,不可以败;无制之兵,有能之将,不可以胜。

人之忠也,犹鱼之有渊,鱼失水则死,人失忠则凶。故良将守之,志立而名扬。

良将之为政也,使人择之,不自举;使法量功,不自度。故能者不可蔽,不能者不可

饰,妄誉者不能进也。

贵之而不骄,委之而不专,扶之而不隐,危之而不惧,故良将之动也,犹璧之不污。

不爱尺璧而爱寸阴者,时难遭而易失也。故良将之趋时也,衣不解带,足不蹑地,履遗不蹑。

言行不同,竖私枉公,外相连诬,内相谤讪,有此不去,是谓败乱。

枝叶强大,比居同势,各结朋党,竟进憸人,有此不去,是谓败征。

军已近敌,罗落常平明以先发,绝军前十里内,各案左右下道,亦十里之内。数里之外,五人为部,人持一白幡,登高外向,明隐蔽之处。军至,转寻高而前。第一见贼,转语后第二,第二诣主者,白之。凡候见贼百人以下,但举幡指;百人以上,便举幡大呼。主者遣疾马往视察之。

凡军行营垒,先使腹心及向导前觇审知,各令候吏先行,定得营地,擘五军分数,立四表候视,然后移营。又先使候骑前行,持五色旗,见沟坑揭黄,衢路揭白,水涧揭黑,林薮揭青,野火揭赤,以鼓五数应之,仍须数相接。立旗鼓,令相闻见。

若渡水逾山,深邃林薮,精骁勇骑搜索数里无声,四周绝迹。高山树顶,令人远视,精兵四向要处防御。然后分兵前后,以为镇拓,乃令辎重老小,次步后马,切在整肃,防敌至,人马无声,不失行列。险地狭径,亦以部曲鳞次,或须环回旋转,以后为前,以左为右,行则鱼贯,立则雁行。到前止处,游骑精锐,四向散列而立;各依本方下营,一人一步,随师多少,咸表十二辰,竖大旌,长二丈八尺,审子午卯酉地,勿令邪僻。以朱雀旗竖午地,白虎旗竖酉地,玄武旗竖子地,青龙旗竖卯地,招摇旗竖中央。其樵采牧饮,不得表出外也。

督将以下,各自有幡。军发时,幡指天者胜。

敌以来进持鹿角,兵悉郄在连冲后。敌已附,鹿角里兵但得进踞,以矛戟刺之,不得起住,起住妨弩。

战时,皆取船上布幔、布衣渍水中,积聚之。贼有火炬、火箭,以掩灭之。违命者髡翦耳。

军列营,步骑士以下皆着兜鍪。帐下及右阵各持彭排。

军行,人将一斗干饭,不得持乌育及幔,余大车乘帐幔。什光耀目,往就与会矣。

连衡之陈,似狭而厚,为利陈。令骑不得与相离,护侧骑与相远。

闻五鼓音,举黄帛两半幅合旗,为三面陈。

闻鼓音,举白幢绛旗,大小船进战,不进者斩。闻金音,举青旗,船还。若贼近,徐还;远者,疾还。

凡战临陈,皆无欢哗,明听鼓音,谨视幡麾。麾前则前,麾后则后,麾左则左,麾右则右,不闻令而擅前后左右者斩。

两头进战,视麾所指,闻三金音,止;二金音,还。

始出营,竖矛戟,舒幡旗,鸣鼓角。至营,复结幡旗,止鼓角。违令者髡。

金鼓幢麾隆冲皆以立秋日祠。先时一日,主者请祠,其主者奉祠。若出征有所克获,还亦祠。向敌祠,血于钟鼓。秋祠及有所克获,但祠,不血钟鼓。祝文:某官使主者某,敢告冲钟钟幢麾。夫军武之器者,所以正不义,为民除害也。谨以立秋之日,洁牲、黍稷、旨酒而敬荐之。

常以己丑日祠牛马先。祝文曰:某月己丑,某甲敢告牛马先。马者,用兵之道;牛者,军农之用。谨洁牲、黍稷、旨酒,敬而荐之。

军行济河,主者常先沉白璧。文曰:某主使者某甲敢告于河,贱臣某甲作乱,天子使某率众济河,征讨丑类,故以璧沉,惟尔有神裁之。

【名称】《战争艺术概论》

【作者名】若米尼

【朝代(国家)】瑞士

【作者简介】

若米尼,A.-H.deAntoine-Henri de Jomini (1779~1869),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生于瑞士帕耶讷。1798年起在瑞士军队服役,曾任陆军部长的副官和秘书长等职。1804年到法军供职,参加过拿破仑一世指挥的多次远征;1805年曾把自己的新著《论大规模军事行动》面呈拿破仑一世,深得拿破仑一世赏识,任命他为上校参谋。后任M.内伊元帅的军参谋长。1813年因与拿破仑一世的参谋长 L.-A.贝尔蒂埃元帅矛盾激化而转投俄军,两度担任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待从武官。为沙俄军事学院的奠基人之一。俄土战争(1828~1829)和克里木战争时,参加过俄军作战计划的制定工作。1855年晋升步兵上将。同年离俄赴比利时。后去法国,死于巴黎。

《战争艺术概论》关于战争问题的主要观点为:对战争史的研究是战争艺术原理的惟一理论基础;战争远非是一门精确的科学,而是一出令人恐怖、充满激情的戏剧,是一种艺术;战争的确有几条为数不多的必须遵循的共同原则;全部战争的钥锁在于集中主要兵力,攻击敌军一翼或一点;战略是进行战争的艺术,而大战术和战术则是进行交战和战斗的艺术;进攻优于防御,进攻是一种最积极的战斗类型,而防御则是为在适当时机转入进攻所采取的临时待机行动;克敌制胜的惟一方法,不是实施旨在威胁敌人交通线的机动,而是交战;为了打败敌人,必须采取坚决的战略,坚决把主动力投到决定点上,力求对敌翼侧采取迂回乌黑时,则应从正面进行闪电突击;当不可能从敌翼侧采取迂回乌黑时,则应从正面坚决突破,先将敌孤立分割成几部,然后予以各个击破;初战获胜后,应适时转入坚决连续的追击,以求全歼或彻底打垮敌人。

《战争艺术概论》一书问世迄今,虽已过一个多世纪,但仍有经久不衰的强大生命力和广泛而深过错的影响,重要原因之一在于该书以战争实践为基础,在不少问题上强调理论重要,实践更重要;学问不在于博,而在于精;抓信主要矛盾,集中主要兵力;正确认识原因和结果,现象和本质、必然的关系;根据情况运用战争艺术原则;战争绝不是数学行动;反对绝对论,承认相对论;攻防可以互相转化;依据情况修正作战计划;精神力量能产生物质效应;对群众的意见既重视,又不依赖。凡此种种,无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作者的辩证法的思想。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