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十王亭

在沈阳故宫大政殿两侧南向,十王亭呈燕翅排列,是清朝入关前左右翼王和八旗旗主在皇宫内办公的地方。

东路建于清太祖努尔哈赤时期,主要建筑是大政殿和十王亭。大政殿原名笃恭殿,从建筑上看,大政殿也是一个亭子,不过它的体量较大,装饰比较华丽,因此称为宫殿。大政殿前,八字形东西排列着10座方亭,俗称“十王亭”。十王亭则是左右翼王和八旗大臣办事的地方。

其东侧五亭由北往南依次为左翼王亭、镶黄旗亭、正白旗亭、镶白旗亭、正蓝旗亭;

西侧五亭依次为右翼王亭、正黄旗亭、正红旗亭、镶红旗亭、镶蓝旗亭。

十王亭:位于大政殿前长195米、宽80米的广场上,在大政殿的东西两侧,依序排列着十座亭子,其中最靠近大政殿向前略为突出的两座亭子,为左右翼王亭。其余八亭则按八旗旗序呈雁翅状排开。其东侧为左翼王和镶黄、正白、镶白、正蓝四旗王亭,西为右翼王和正黄、正红、镶红、镶蓝四旗王亭,合计十亭,人称“十王亭”或“八旗亭”。这些亭子与大政殿构成东路一组院落,是努尔哈赤时期殿宇建筑的重要部分。八旗亭以亭子的建筑形式出现,又高于亭子的结构形势,外观上以布瓦竭山起背的形势出现,两个大吻威武雄壮。梁架是卷棚。竭山起背在建筑级别上要高于竭山卷棚,结构上又高于普通园林内的亭子。它四周设有围廊,亭子的正面有隔扇门,其他三面用青砖砌墙;亭子的后面设有灶火门,这是烧炕用的。亭内设有火炕,八旗大臣在炕上办理日常的政务,反映了满族习俗。满族人生活在寒冷的北方,每个居室都设有火炕,这种炕既实用,又可以取暖。八旗亭在排列的顺序上是取汉族阴阳五行学说为依据,两黄在北,两蓝在南,两红在西,两白在东。左右翼王是分别掌管军事和民事的两大机构,八旗亭是八旗的最高衙署,旗内的族人遇有人口出生、婚丧嫁娶等等,都要有牛录或甲喇章京来进行登记,八旗的旗主可以在自己本旗的旗亭内议政。遇有皇帝朝会时固山额真于自己的旗亭前站立,遇有战役中缴来的胜利品,则摆在自己的旗亭前请皇帝过目。 

从北至南,东边是左翼王亭、镶黄旗亭、正白旗亭、镶白旗亭、正蓝旗亭;西边是右翼王亭、正黄旗

沈阳故宫大政殿和十王亭所构成的建筑组合,正是八旗组织在当时国家中重要地位的生动体现。这里举行大型典礼时,皇帝升坐大殿,八旗各级官员都各自排列在所属旗分亭子前,直到清朝迁都北京后盛京官员在此“坐班”、“朝贺”时仍是如此。在平时,十王亭则是八旗官员处理本旗行政、民事、诉讼等事务的办公场所,通俗地说,如果大政殿是国家的“大衙门”,那么十王亭就是八旗的“旗衙门”。 大政殿和十王亭不仅体现了当时满族国家的政治特色,在建筑布局和风格上还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史书中记载,努尔哈赤、皇太极率领八旗军队外出驻扎时搭设的蒙古包式帷幄,有时就是皇帝用大一些的“黄幄”,而八旗贝勒大臣们则分别用排列在其前两侧的八座“青幄”,大政殿和十王亭的排布、瓦色、造型都与之十分接近。因此,人们也把这“一殿十亭”叫做“帐殿式”布局,视为带有游牧狩猎民族特点的宫殿建筑的典范。

“八旗”并非只是简单的部队编制,而是军事、生产、行政合一的组织。编人八旗的成年男子“出则为兵、人则为民”,既出征作战又从事生产,他们的家属、奴仆也都同在所属的牛录之内,全国的人口、土地和其他财产都置于八旗管辖之下,可以说,入关前的清(后金)国家就是由八旗构成的,国家的重要决策,都是经过八旗贝勒(旗主)大臣参与讨论制定的,皇帝对全国的统治是通过八旗实现的。

满清八旗的确是有尊卑之分的,不同的时期完全不同,像后来“满清皇帝出镶黄”、上三旗下五旗等在努尔哈赤时期是不可能的:

太祖最早凭13铠甲起兵,征服周围部落建立了一旗部队(黑旗),后来又接收邻近部落组成新的一旗(红旗),努尔哈赤将黑旗交给兄弟舒尔哈齐,自己统帅新建的红旗,以后他收编实力曾经很大的满族哈达部,另建了第三旗(白旗),旗主是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以后由于权力斗争,舒尔哈齐和褚英先后被杀,白旗被一分为三:正蓝旗(21个牛录),旗主是努尔哈赤的第五子莽古尔泰。正白旗,旗主是努尔哈赤的第八子皇太极。镶白旗,旗主是褚英长子杜度;黑旗被一分为三:正红旗,旗主是努尔哈赤的次子代善。镶红旗,旗主是代善长子岳托,镶蓝旗,旗主是舒尔哈齐的儿子阿敏;努尔哈赤自己统帅的红旗也分为二旗:正黄旗和镶黄旗,晚年将两黄旗的大部分授一妃所生之三幼子(阿济格,多尔衮和多铎),其余自己统帅作为亲军。

十王亭即是努尔哈赤修建,翼王亭就不说了,单说八旗王亭,努尔哈赤其实是以亲疏以及自己宠溺来定排序的,左右两边的第一层次(由北向南看,清以北为上)是自己亲统的镶黄和正黄,这不必说,两边的第二层次是正白和正红,正白是皇太极的,这是太祖最为中意的接班人,正红旗是代善的,这是他嘱咐持国的次子,再看第三层次,是太祖的两个孙子——长子长孙杜度的镶白旗和代善长子的镶红旗,第四层次的则是自己最不喜欢的五子莽古尔泰的正蓝旗,和被他宰掉的兄弟舒尔哈齐的儿子阿敏(性格谋略最接近努尔哈赤的皇太极一上位便宰掉这两个人,可见他们是多么的不讨喜)。十王亭由北向南,亭子的规模是越来越小的,由此可见一斑,努尔哈赤定十王亭尊卑时,确是以自己亲疏喜好排列建造的。

所以,先正后镶是不正确的,正字是错译的,原来是“整”的意思,整黄旗整红旗是指旗的颜色是完整纯粹的黄色和红色,镶黄旗是指旗边镶有杂色。正和镶并无先后高下之分。

这就是太祖时期十王亭八旗之所以如此排序的原因。

翻遍满清史书,也找不到这两个左右翼王的影子。

之前有文章说八旗中原有左右翼王,并且考证第一代翼王是额亦都和费英东。但这显然是有错误的,先不说这二人不可能统帅级别更高的旗主们,就是时间上也对不上。此外,除了努尔哈赤,全后金最有名望的两个人就是他的弟弟舒尔哈齐和长子褚英,可是他们在很久以前就被努尔哈赤杀掉,所以在后金不可能有人有资历出任比八旗旗主身份还高的“左右翼王“。

关于这一左一右两个翼王,有种说法,我认为比较可信:

在努尔哈赤的计划中,后金会有整镶红黄蓝白黑十个旗——这是有佐证的——八旗制度是在女真族原始狩猎组织牛录的基础上创建的,满洲人出猎开围之际,各出箭一支,十人中立一总领,各照方向,此总领呼为牛录额真。围猎时十人分为五个支点,每个支点二人。努尔哈赤起兵初期运用这种围猎队形,以五牛录为一甲喇(队),分别标以青(蓝)、黄、赤(红)、白、黑五种旗色。而后将五个甲喇建立为一个固山(旗),设立固山额真。可见整个军队的建制中都是以五或十为单位的,最后建立十个旗也是很符合观念的。

努尔哈赤建立的第一个旗就是黑旗。在八旗成立之后,收编毛文龙的部下们(清初四大藩王中除了吴三桂剩下的三个都出自这里)成立的汉军旗用的也是黑旗。朝鲜国申忠和使臣李民寏均看过五色旗并存并记载下来,前者在《建州见闻录》有如下记录:“北方民族百余骑,……,旗用青、黄、赤、白、黑,各副二幅,长可二尺许。”这证实努尔哈赤时期的军队曾长期使用过黑色旗,甚至在八旗建立之后依然有黑旗存在。

努尔哈赤晚年曾有个明确的指示:阿济格是镶黄旗旗主,多铎是正黄旗旗主,将来自己死后,自己统帅的亲军全给多铎,但将另赐一旗给多尔衮。从这一段可以看出,努尔哈赤在分立出两黄旗后自己还留有亲军,并且还要另赐一旗给多尔衮,那么在八旗之外,努尔哈赤自己的亲军就很有可能是朝鲜人和明朝见到的黑旗军(非原先黑旗军),另赐给多尔衮的也很有可能是一部镶黑旗或者整黑旗。

因此,两翼王亭可能是努尔哈赤的美好愿望,十方旗人护佑大汗,而后,在这十旗中择取类似摄政王的左右翼王,(比如,太祖死前中意的、想抬升地位的翼旗肯定是多尔衮和皇太极的两旗),但十旗未满他就挂掉了,皇太极又不可能留下心向多尔衮的太祖亲军(姑且叫做新黑旗吧),所以,就一直保持八旗了,翼王亭也始终空闲下来,成为史学之谜。



友情链接: